山大概況
季羨林

當代國內社會科學界泰斗季羨林先生,是山東大學校友,但這段歷史,卻鮮為人知,山東大學校史上從來沒有人提及。

季羨林先生從6歲起,從臨清官莊到達濟南,在新育小學、正誼中學、山大附中和濟南高中(今濟南一中)學習,最后考入清華大學。

1926年,季羨林在正誼中學畢了業,考入新成立的山大附中。附中有兩處校舍,一處設在北園白鶴莊,用的是原職業中學校舍。另一處設在老東門外的山水溝,用的是原礦業專門學校的校舍。季羨林在白鶴莊這處高中學習,而且在這里一改初中時愛玩的習慣,開始用功。

當時,山東大學剛剛重建成立。原來的山東大學堂成立于1901年。這一年,在廢科舉、興學堂的浪潮中,山東巡撫袁世凱奏陳辦理山東大學堂事宜及試辦章程,得到清廷照準,同年十月,學部大臣張百熙將辦學章程轉飭各省參照辦理,山東率先在全國辦起官立山東大學堂,是京師大學堂(北京大學前身)之后在各省興辦最早的官立大學堂。學校設在濟南濼源書院內,第一任校長為袁世凱的智囊人物唐紹儀。十月正式開學,招收了300名學生。1904年,搬入桿石橋路北新校舍,改名為山東高等學堂。1911年改稱山東高等學校。1912年民國成立,在中心城市設大學,各省設專門學校,到1914年等最后兩屆學生畢業,山東大學堂裁撤,師生分別轉入工業、農業、礦業、商業、法政、醫學六個專門學校。

1926年,奉系軍閥張宗昌督魯,為順應潮流,他裝扮開明,6月30日下令在濟南重建山東大學。山東省教育廳7月30日將省立工業、農業、礦業、商業、醫學、法政六個專門學校合并,改建為省立山東大學。山東省第一、第二、第六、第十,四個中學高中部,組建為山東大學附屬中學。山東省督辦府委派省教育廳廳長、前清狀元王壽彭任校長,8月5日,他到職視事,啟鈐辦公,,山東大學堂重新成立。

校長王壽彭,山東濰縣南關人。他幼承祖訓,刻苦砥礪,17歲入邑庠,屢試冠軍。光緒辛丑(1901)年中舉,癸卯(1903)連捷進士,因名字中隱含“壽比彭祖”之意,深得當時大操大辦七十壽典的慈禧太后的嘉許,高中頭名狀元,又入翰林,授修撰,入進士館,習法政,并被派赴日本考察政治。王壽彭后任湖北提學使,創辦兩湖優級師范學堂,首創經費預算制度,使辦學經費專款專用。1926年9月5日,王壽彭在重新組建的山東大學開學典禮上,發表“讀圣賢書, 做圣賢事”的校長訓詞,學校隨即正式上課。

王壽彭思想陳舊保守,主張尊孔讀經,以提倡經學為己任,敵視孫中山革命。但他曾在日本和歐洲考察,也接受了一些維新思想,深知文化、教育對于國民的重要性,因而熱心教育事業。他任山東大學校長期間,制定了完善的《設學大綱》和明確的培養目標,建立了一些規章制度。他還工書法,時人以得其片紙寸縑為榮。

在王壽彭任校長期間,山東大學每年都舉行祭孔儀式,張宗昌身著長袍馬褂,親臨參加,他匍匐在地,行叩頭大禮,可見山東大學當時尊孔之風之盛。大概也正是因為過于守舊,王壽彭受到校內強烈譴責,當校長一年多乃拂袖而去。

重建的山東大學集中了當時的一些著名學人,文學院院長王憲五精通經學、古文,有“山東才子”之稱,教授如陳舸庭、叢禾生、祁蘊璞等,也都很有名。法學院院長朱正鈞,工學院院長汪公旭,農學院院長郭次璋,醫學院院長周頌聲,也都陣容整齊,人才濟濟。另外,還有一批從國外留學歸來的洋博士張徽五、張東里、王慈伯、于復先、周瑞廷、高漢符、卞東寅、房金奇等,也都名聲不小。

附屬中學的教師,也可為極一時之選。國文教師王崑玉、英文教師尤桐,史化老師祁蘊璞,倫理老師鞠思敏(正誼中學校長兼)完顏祥卿(一中校長兼),還有教經書的“大清國”(因諢名太響亮,真名被忘記)、前清翰林(不知是不是陳舸庭),兩位先生教《書經》、《易經》、《詩經》,上課從來不帶課本,四書五經連注都能背誦如流。

有這樣一批陣容整齊的好老師,再加上學校用了原職業中學的校舍,周圍環境優美如仙境,荷塘四布,垂柳蔽天,是念書再好不過的地方。季羨林到了這所中學,學會了用功,再也不去荷塘釣蝦、捉蛤蟆了,他后來回憶說:

我有意識的真正用功,是從這里開始的。我是一個很容易受環境支配的人。在小學和初中時,成績不能算壞,總在班上前幾名,但從來沒有考過甲等第一。我毫不在意,照樣釣魚、摸蝦。到了高中,國文作文無意中受到了王崑玉先生的表揚,英文是全班第一。其他課程考個高分并不難,只要稍稍一背,就能應付裕如。結果我生平第一次考了一個甲等第一,平均分數超過九十五分,是全校唯一的一個學生。當時山大校長兼山東教育廳長前清狀元王壽彭,親筆寫了一副對聯和一個扇面獎給我,這樣被別人一指,我的虛榮心就被抬起來了。從此認真注意考試名次,再不掉以輕心。結果兩年之內,四次期考,我奪了四個甲等第一,威名大振。

山大附中的國文老師王崑玉,是一位對季羨林影響極大的老師。他是桐城派的古文作家,已經出版了自己的文集。第一篇作文,他出的題目是《讀書后》。寫作文都要用文言文,而且盡量模仿桐城派的格調。季羨林的作文寫好以后,意外的得到王崑玉老師的高度贊揚,批語是“亦簡勁,亦暢達”。這對季羨林來說是極大的鼓勵,蘊藏已久的求知欲得到強烈的刺激,充分發揮出來。

在國文方面,在王崑玉老師的影響下,他對古文產生了濃厚的興趣,過去被用來讀武俠小說的勁頭,現在被用到讀古文上了。他弄到不少古文的代表作,如韓愈的《韓昌黎集》,柳宗元的《柳河東集》以及歐陽修、蘇軾、蘇轍、蘇洵,唐宋八大家的許多文集,他都開始認真閱讀。讀《古文觀止》的時候,司馬遷的《報任少卿書》、陶淵明的《桃花源記》、李密的《陳情表》、韓愈的《祭十二郎文》、歐陽修的《瀧岡阡表》、蘇軾的前后《赤壁》、歸有光的《項脊軒志》等一類的文字,他都百讀不厭,背誦如流,打下了雄厚的古文基礎。他開始喜歡抒情散文,而且寫了不少散文,因此中學同學給他起過一個綽號,叫做“詩人”。對于古文的不同風格,如《史記》的雄渾,六朝文章的濃艷,陶淵明、王維的樸素,庾肩吾的華麗,杜甫的沉郁頓挫,李白的流暢靈動,《紅樓夢》的細膩,《儒林外史》的簡明,他都注意到無不各擅勝場。從這些名作佳篇中汲取的營養,滋潤了他一生的文學創作。

在外文學習方面,他繼續學習英文,由于有尚實的英文學社的底子,別的同學都無法與他競爭。這時,他還開始學習德文,并對外國文學發生興趣。

在山東大學附中的第一學期,他考試成績是甲等第一名,平均分數超過了95分,工書法的山東大學校長王壽彭答應要親筆寫了一副對聯和扇子面獎勵給他。王壽彭的書法是一般人求都求不到的,時人以得片紙寸縑為榮,季羨林一下子得了兩件墨寶,當然出乎自己的意料。從此他更加有意識地努力學習。結果,他在山東大學附中學習期間,兩年四個學期都保持了甲等第一名,成了名副其實的“四連冠”。

1928年,“五?三”慘案之后,山東大學無人負責,經費無著,隨即停辦,教師和學生大部分散去。設在北園的山東大學附中也同時關了門。這一年,季羨林無學可上。

1929年,日軍撤出濟南,國民黨重新進了濟南,此時,山東省教育廳長何思源按照1928年南京國民政府教育部把省立山東大學改為國立山東大學的決定,籌建國立山東大學。學校遷至青島。山東大學附中的學生,轉入由附中高中部改設而成的山東省立濟南高中(今濟南一中),季羨林從此轉入濟南高中學習,一年后畢業,又得兩個學期甲等第一名。高中階段,季羨林在山大附中學習二年,在濟南高中學習一年,是名符其實的山東大學校友。季羨林是山東大學校史上值得驕傲的優秀學生。

聯系我們
地址:中國山東省濟南市山大南路27號  
郵編:250100  
傳真:(86)-531-88565657
查號臺:(86)-531-88395114  
值班電話:(86)-531-88364701  
管理員郵箱:webmaster@sdu.edu.cn
舊版回顧
  • 關注微信
  • 關注微博
  • QQ校園號
  • 關注抖音
博天堂在线娱乐-博天堂在线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