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大概況
趙常林

趙常林(1905~1980),山東省黃縣人。1930年畢業于齊魯大學醫學院,獲加拿大多倫多醫學院博士學位。曾任齊魯醫院、山東醫學院附屬醫院院長、山東省1~4屆政協委員等職,獲山東省衛生系統先進工作者榮譽稱號。他是新中國骨外科學開創者和奠基人之一,對骨外科醫療技術有很深造詣,被譽為“骨科圣手”,在國內外享有盛名,是山東醫學院一級外科教授。


趙常林,別號勝泉,出生于膠東農村一個教師家庭。父親趙丙辰,曾中過清朝秀才,任家鄉初級中學語文教員。家中僅有瓦房三間,地無一垅,弟兄7人,他排行第六,因此生活較為拮據,靠父親的微薄薪水和幾位伯父下關東當店員寄點錢來供他上學。14歲時他考入黃縣縣立中學,當過學生會干部,并與同學們參加抵制日貨運動。1923年考入齊魯大學醫科,經歷了國民革命軍北伐和“五三”慘案,曾參與救護受傷百姓。26歲時畢業留校,任齊魯醫院外科住院醫師,1933年加入過抗日救護隊,并到北京后方醫院服務,于1934年7月調入北京協和醫學院骨科任助教、講師。1937年5月,應母校之邀,又回到齊大醫學院,任外科副教授、齊魯醫院外科主任。1942年2月,由于侵華日軍占領了齊魯大學,將齊魯醫院強行改為日本陸軍醫院,他又受皮膚科主任尤家駿之邀,到新成立的濟南市立醫院任外科醫長,繼續為民眾服務。抗戰勝利后,他立即回到齊魯醫院擔任院長兼外科主任,承擔了復院重建的艱巨任務。一年后,他獲準到美國紐約骨科醫院留學一年。臨行前,他的朋友、濟南成通紗廠經理苗海南借給他200萬元法幣作出國路費,才得以成行。在美國,他一面做事,一面抓緊學習西方先進醫術,以便為祖國和人民健康服務。回國后繼任院長、外科主任、教授。

濟南解放、新中國成立后,趙教授積極響應黨的號召,努力參加各項社會衛生工作和推行中西醫結合事業。1949年12月,他和全市醫務界知名人士以團結中西醫藥人員為宗旨,發起并成立濟南醫學講習所,次年改名“市醫務進修學校”,招收開業的中西醫務人員業余學習中、西醫藥學,培訓中西醫結合人員。并帶領院內18位專家分任各科課程的臨床教師,與省立醫院共同承擔實習任務,為新中國培養了大批醫藥骨干。

1950年春,他參加魯中南災區慰問團醫療隊,調查和治療營養性水腫等疾病月余。同年任濟南市醫務界抗美援朝推行委員會常務委員,動員和參加抗美援朝醫療隊下鄉工作數次。此外,經常受邀參加省立醫院、市立醫院、鐵路醫院、工人醫院的會診,并親自協助施行手術。

1953年趙常林教授加入中國民主同盟,并擔任民盟濟南市常委。在黨的領導下,他關心國家大事,認真做好參政議政,還要求院內盟員除做好本職工作外,要積極完成醫院中心任務。由于當時內、外、婦、兒、皮膚、眼、耳鼻喉、口腔等主要科室負責人和業務骨干都是盟員,因此醫院的醫教研各項工作發展很快。

1955年,山東省成立西醫學習中醫委員會,由16名中西醫專家組成,趙常林院長為委員之一。他除負責和推動全省西學中工作的開展以外,并在院內具體落實黨的中醫政策,讓各科選派專人參加統一舉辦的脫產或在職學習中醫班,在日常業務學習中注重應用中醫或中西醫結合知識,要求多請中醫會診等,尤其是按省衛生廳要求,選派了出身于中醫世家的內科肖珙醫師代表山東赴上海參加衛生部舉辦的全省首屆西醫離職學習中醫研究班,為期三年,使之成為我省及我院中西醫結合事業的帶頭人。

1956年,國家要求著名專家培養副博士研究生,趙常林教授被指定為導師,招收了骨科專業的副博士研究生,培養高層次專業人才。

同年,趙教授獲得山東省衛生系統先進工作者榮譽稱號,其先進事跡主要有:

行政工作方面:在完成院長行政工作外,還兼任著外科主任一職。他很重視科內會診,每次都是親自主持并保證開好,取得成效。有一次他應休假一個月,結果公出開會24天,回來后一天也未補休。夜間有急癥手術或有急事需他解決,也是加班及時完成,甚至徹夜不眠,從不影響白天的工作,毫無怨言,起到愛崗敬業的表率作用。職工如有問題,他均掌握原則,妥善處理。如有人患病需休養,要求到不該去的休養處或不該用的藥品,他能做好耐心細致的思想工作,以理服人,以情感人,處理得當;他的工作態度認真,誠懇、熱情,因而與院內外的群眾關系非常融洽協調。大家與趙院長談話都無顧慮,暢所欲言,對改進醫院工作很有利。同時科內團結好,有事和大家商量,均能按期完成上級下達的任務。他很重視人民來信來訪,如問病、表揚或提意見,都親自回信和接見,給予滿意答復,盡力維護醫院的良好形象和聲譽。

醫療工作方面:對科內提出需要討論的病例,他都參加,并以負責的態度提出意見,作出決定。必要時他還親自診視病人,安排時間去處理。一位病人小指感染,已10個月不能工作,每天到門診換藥。他發現后仔細詢問和檢查,提出具體治療意見,半個月即痊愈。他以此例教育大家不要忽視小的手術,不因其小而馬虎,否則可能因小失大。他在醫療工作中隨時以身作則教育職工注重勤儉節約,絕不浪費器材和藥品。如有一次他幫一位醫生做椎板切除術,就不在無菌手術切口內用抗生素,強調不依賴藥品,而是靠醫生努力提高無菌技術;一次協助做髖關節手術,動作輕快準確,出血少,不必輸血,甚至不用輸液,這樣不但節約了血液、藥品,而且對病人有利。其它像如何節省紗布、棉花、石膏等,他都有小竅門,邊講給大家,邊作示范,并講解節約與療效不矛盾、既能節省醫藥資源,又減輕病家經濟負擔的道理。除在本院進行診療工作,他對兄弟醫院給予以技術指導和無私幫助也是常有的事,僅1955年他就外出協助手術44次,而且很多都是利用休息時間去的,全市的醫院幾乎都去過。他還利用參加全省衛生工作會議之便與淄博市衛生負責人聯系好派醫生到該市幫助骨科業務的開展和提高,受到廣泛贊譽。

教學工作方面:他除完成醫學院的課堂授課外,接受兄弟醫院進修醫生逐年增多,他總是親自講課。對科內醫生隨時進行指導。如在門診,對住院醫生及實習生,教他們簡化的開口引流術,病人痛苦最少,著力改變輕門診、不重視小手術的傾向;為培養職工獨立思考,他常結合病案提出各種問題讓大家回答,最后結合課堂講授內容進行總結,形象生動、印象深刻。為盡快培養人才,他放手大膽地讓年輕醫生獨立手術,發揮創造性,他在旁邊指導,技術提高很快。同時,他對護理臨床教學也很重視,常與護校負責人接洽,想法協助助,凡護士在本院實習者,他均能隨時進行現場指導。如在門診上石膏時,他專門叫來實習的護士作示教。

科學研究方面:他很注重發揮集體力量,大力幫助與推動全科同仁的科研工作,對下級醫生的論著都能協助完成并仔細審閱,提出詳細的修改、補充意見,此外,他還對山東醫學院學報送來的稿件認真審閱,提出具體意見。先后在國家級和國外學術刊物發表論文20余篇,主編《急癥外科學》等專著和教科書5部。1956年擔任副博士研究生導師,為國家培養大批專業人才,對骨外科事業的發展做出了卓越貢獻。


趙常林教授長期從事外科醫療、教學和科研工作,積累了豐富的臨床經驗。他技術精湛,醫技全面,一專多能,對外科領域不同專業的手術都很在行,因此,在解放前后人員嚴重缺乏的情況下,他身為一院之長,仍然經常親自主刀,熟練地進行婦產科和眼科手術。

他早在1947年就在國內領先開展麥氏截骨術治療股骨頸骨折、用肌腱移位術治療嬰兒癱后遺癥,1949年又率先開展股骨粗隆下截骨術、全距關節及足三關節融合術,1950年開展膝關節半月板切除術,1952年開展腰椎間盤突出癥開窗法髓核摘除術,1955年開展脊柱側凸畸形楔形切開矯正脊柱融合術等,均為國內率先開展和首例成功,其他在省內領先開展或首例成功手術不計其數,為我國及山東省骨外科學的醫療技術發展做出開創性貢獻。

趙常林教授不但醫術精湛,經驗豐富,而且醫德高尚、作風純正,平易近人、和藹可親,說話幽默風趣,而又不落俗套。無論在擔任院長、科主任期間,還是當教授、醫生,工作作風一貫認真扎實,堪稱典范,有口皆碑。他是名人,省內外找他診治的病人絡繹不絕,他是來者不拒,一視同仁,熱情接待、從無厭煩,仔細檢查、絕不馬虎,常常耽誤了他休息的時間,無怨無悔。由于病人慕名而來,專找他看病,所以他診桌上經常堆滿病歷。有時年輕醫生怕他實在太累,想去幫他一下,他卻總是說:“我晚走一點、累一點沒關系,只要病人滿意就行了。他們從大老遠來看病,花很多錢,吃住不方便,很不容易啊!”他替病人想得很多、很具體,深深教育了職工們。

趙教授社會兼職很多,擔任多個學術團體、專業雜志的領導職務,既是市人大代表,又是省政協委員,每當人大、政協開會或外出視察時,他總是預先告知下邊醫生提前到病房,以便交待工作,但是下級醫生到病房時,他常常已早到多時,并把病人看過一遍,做好了工作安排。他將哪床病人該做何處理、是否更換石膏、何時手術、何時出院等等,一一交待清楚,這才放心地離開醫院。

他雖名聲遠揚,但始終保持著謙虛謹慎的態度和作風。有一次,他的一位朋友因患胃癌,執意要請趙教授主刀手術,趙教授考慮再三,雖然自己完全有把握做好胃癌根治術,但自己已分在骨外科專業,不應再包攬普外科的手術。于是他找到普外科的劉修炳教授說:“你是普外老手,這個手術由你主刀,我做幫手”。劉教授很高興地答應了,兩人密切配合,順利完成了手術。

剛畢業分配工作的住院醫師常常有浮躁情緒,穿上白大衣就擺出個大大夫的派頭,不再像當實習醫生時候的踏實苦干勁了。趙教授認為這是當醫生的大忌,必須加強教育引導,他教育的方式很特別:查完房后,他對坐在醫生辦公室的所有年輕醫生說:“你們知道住院大夫是什么意思嗎?英文叫House staff,意思是房屋的支住,轉化為住房的主人。住院大夫就要呆在病房里,不能隨便外跑,細心看護你的病人,隨時關心病情變化,以便打下當一名好大夫的扎實基礎”。

1979年下半年,趙常林教授已近75歲高齡了,而且患有嚴重的腦血管病,可他仍惦念著《急癥外科學》第二版的編寫及出版工作。當該書的全體作者前往山東醫學院建設樓宿舍看望老院長時,他已癱軟在床,疲憊無力,對圍坐在他身旁同事和學生們的問候,已不能回答,只能艱難地睜開雙眼,深情卻又滿懷期望地掃視一下這些親切的面孔。張振湘教授代表在場的劉福齡教授等人躬下身對他說:“你主編的第二版《急癥外科學》,我們一定把它改好、補充好,字數增加了一倍,上海科技出版社已計劃明年一定出書,您老放心吧!”他微笑著輕輕點了一下頭,便又昏睡過去了。第二年一開春,一生坎坷卻笑傲以對的趙常林教授離開了他始終為之奮斗的醫學事業,溘然長逝,但他無私無畏的高風亮節、豪爽豁達的音容笑貌,以及上臺演出京劇時的動人形象,卻永遠鮮活地留在世人記憶之中。

聯系我們
地址:中國山東省濟南市山大南路27號  
郵編:250100  
傳真:(86)-531-88565657
查號臺:(86)-531-88395114  
值班電話:(86)-531-88364701  
管理員郵箱:webmaster@sdu.edu.cn
舊版回顧
  • 關注微信
  • 關注微博
  • QQ校園號
  • 關注抖音
博天堂在线娱乐-博天堂在线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