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大概況
羅榮桓

羅榮桓(1902-1963)湖南衡山人。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中華人民共和國元帥。1924年考入私立青島大學(后并入國立山東大學)工科預科,1926年結業。參加了秋收起義和長征,先后擔任紅軍連、營、縱隊黨代表,軍政委,軍團和紅軍后方政治部主任,八路軍一一五師政治部主任、代師長兼政委,中共中央山東分局書記,第四野戰軍第一政委,中央人民政府最高檢察署檢察長,解放軍總政治部主任兼總干部部部長等職,為第一、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中共第七屆中央委員,第八屆中央政治局委員。

感時花濺淚


1924年7月,羅榮桓和張沈川等同學一路風塵來到青島,踏進了位于匯泉山東側的私立青島大學校門。雖然時值盛夏,但那遠處的陣陣濤聲和迎面吹來的海風,卻使人感到涼爽愜意,暑氣頓消。青島的景色是迷人的,這里風景秀麗,氣候宜人,紅瓦綠樹,藍天白云,使人有置身畫中之感。然而,在那個中國人民飽受屈辱的年代,這里的政治氣候又是沉悶并且讓人感到壓抑的。

早在1898年,德國人以“巨野教案”為借口強行租占了青島。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后,日本又出兵山東,繼承了德國在山東的一切特權。后來雖然中國政府在名義上收回了青島的主權,但實際上青島仍然處于日本帝國主義勢力的控制之下。

那是1925年4月的一個星期天,清明剛過,暖意融融,學校后面匯泉山上的櫻花燦放了。羅榮桓和幾個同學到山上去觀賞櫻花。一路上,他們看到的卻是這樣一番景象:手提著瓷酒壺喝得酒氣熏天的日本男人,梳著高髻、腳登木屐、身著漂亮的和服碎步款款的日本女人,還有那不畏春寒、活潑健壯、早已換上裙子和短褲的日本孩子,他們正三五成群、絡繹不絕地來到山上,興高采烈、旁若無人地盡情歡樂。住在青島的許多日本人全家都出動了,他們攜帶著留聲機、照相機和美酒佳肴來到山上,縱情歡度日本的櫻花節。與此形成鮮明對照的是,路上少有的幾個中國人都很寒磣地避在一旁,好像這滿山的鮮花是專為日本人開放的一樣。

天氣是再好也沒有了,煦日當空,湛藍的天上漂浮著幾許白云,像絮,又像是美麗的輕紗;匯泉山上的櫻花開得又嬌又艷,在耀眼的陽光下,白的像嫵媚的雪,紅的像燦爛的霞。但是,目睹著眼前的一切,羅榮桓和同學們卻再也沒有興致賞花了,那團團簇簇的花朵,在他們的眼中是那樣地驕橫刺目,盛氣凌人。雖然是腳踏在中國的土地上,但在他們的感覺中卻似乎是到了異國。羅榮桓的腳步越來越沉重了,他對同學們說:“回去吧, 我們不看這個櫻花了。”同學們似乎都在等著他的這句話。他們掉頭而去,身后傳來的是留聲機里日本歌女嗲聲嗲氣的歌聲和一陣縱情的狂笑。

令人難堪的事情并不止這一次。不久,日方又邀請青大師生參觀訪問青島的日艦“比睿丸”號。

“比睿丸”是當時日本海軍的主力艦只,讓師生們參觀的目的不外乎是向中國人炫耀一下自己的武力。同學們跟隨向導沿舷梯上上下下,默默地參觀,默默地傾聽著同行的朝鮮同學把日本軍官的介紹翻譯成中文。整個參觀的過程,都使人感到氣氛十分的壓抑。

這次的參觀,使羅榮桓他們想起不久前通過老鄉的關系參觀北洋海軍的軍艦“海圻”號的情景。那是一艘用英國的舊商船改裝的軍艦,艦上的炮只是用來擺樣子的,并不能真打,據說一打就會把船身震裂。而這種擺樣子的玩藝卻是當時北洋海軍最大的軍艦。

回到學校后,同學們議論紛紛,有人長嘆,有人氣憤,有人痛心。羅榮桓說:“中國是一個有四萬萬五千萬人口的大國,有著漫長的海岸線,應當有強大的海軍。”

要建設海軍,首先要使國家富強。而要使國家富強,必須發展工業。羅榮桓學的是工科,他希望能成為一名工程師,為祖國的富強盡上一份心力。

在“青島慘案”的日子里


1925年4月,在上海工人大罷工的影響下,為了抗議日本資本家阻止工人建立工會,開除、逮捕和私刑拷打工會活動分子,青島紗廠3萬多工人舉行了大罷工。在日本資本家的要求下,山東軍務督辦張宗昌拘禁了工會的工作人員。軍閥與資本家的倒行逆施,引發了5月25日又一次工人大罷工。5月28日,膠澳督辦溫樹德調集3000多人的軍隊包圍了紗廠,開槍射擊手無寸鐵的中國工人。工人中有8人當場死亡,17人受重傷。有的工人避槍彈躲進了下水道,慘無人道的日本資本家竟然堵上棉花包,把工人活活悶死在下水道里。至此,震驚全國的“青島慘案”發生。

日本帝國主義與封建軍閥的血腥暴行,激起了青島各界的強烈義憤。在黨的領導下,由膠濟鐵路總工會發起,全市各群眾團體成立了“青島慘案后援會”(上海五卅慘案發生后,改稱青滬慘案后援會),組織廣大群眾罷工、罷市、罷課和游行示威。青島大學的學生沖破校方的種種阻撓,成立了學生會,組織學生們勇敢參加了這場洶涌澎湃的革命斗爭。當時,張沈川、羅榮桓都被推選為學生會的負責人。

學生會決定自5月31日起全校罷課,并建立了總務、財務、寫作、演講、募捐、演劇等組,分頭展開活動。根據學生會的分工,羅榮桓負責演講和演劇組的工作。在那段日子里,他白天帶領演講隊在街頭巷尾散發小報、傳單,演講青、滬慘案的慘狀,募集救濟金,慰問死難者的家屬,晚上又參加演劇隊的工作。經過緊張的準備,同學們在一個戲院里演出了《茶花女》和《可憐閨中月》,戲票義賣的錢交到了青滬慘案后援會,用來支援青島和上海工人的革命斗爭。受青島學聯的委托,羅榮桓還與工科同學彭明晶分赴北京、上海,向兩市人民介紹了“青島慘案”的真相。

青島人民這場轟轟烈烈的抗日愛國運動,遭到了日本帝國主義與中國反動軍閥的殘酷鎮壓。7月初,張宗昌授意膠澳督辦溫樹德用武力解散了青滬慘案后援會,中共四方區支部書記李慰農、進步記者胡信之等多人被捕。反動當局瘋狂地抓人、殺人,青島陷入一片白色恐怖之中。李慰農、胡信之通過交保釋放的青大附中一位美術教員轉告張沈川和羅榮桓,說敵人幾次審訊都問到他們,要他們趕快轉移。在鐵路工會傅書堂、倫克忠等人的安排下,羅、張二人化裝后到高密農村暫避了一段時間。回校后他們才得知,李慰農和胡信之在他們走后不久即被敵人殘酷地殺害了。

回校之后,他們清查學生會的賬目,發現還有義演募捐的余款二百多元。在多數同學的支持下,他們把這筆錢作為撫恤金交給了胡信之烈士的遺屬。在羅榮桓等人的幫助下,胡信之的母親和妻兒乘船去往大連,離開了這塊灑下了親人鮮血的是非之地。

聯系我們
地址:中國山東省濟南市山大南路27號  
郵編:250100  
傳真:(86)-531-88565657
查號臺:(86)-531-88395114  
值班電話:(86)-531-88364701  
管理員郵箱:webmaster@sdu.edu.cn
舊版回顧
  • 關注微信
  • 關注微博
  • QQ校園號
  • 關注抖音
博天堂在线娱乐-博天堂在线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