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大概況
尤家駿

尤家駿(1898—1967),山東省即墨縣人。1926年畢業于齊魯大學醫學院,獲加拿大多倫多醫學博士學位,曾任齊魯大學醫學院、山東醫學院教授(一級)。1956年擔任副博士研究生導師。第二屆全國政協委員、第1、2屆省政協委員。曾獲山東省衛生系統先進工作者和省先進工作者榮譽稱號(特等獎)。在國家級和國外學術刊物發表論文30余篇,出版專著和教材8部。是我國麻風病防治專業的開創者和奠基人,享有很高聲譽。


尤家駿教授別名修之,出生于即墨縣農村一戶貧苦家庭,祖父及父親均當過佃戶,為周姓大戶看守墓田。祖父下關東做木工多年,才置下薄田數畝、草房一座,脫離了佃戶處境。父親尤開紀,農閑時當貨郎,走村串戶賣針線,以貼補家用,但無力供孩子入學讀書。他叔父在讀私塾時因人品好、學習好受老師器重而免交學費,中了清朝秀才,后到濟南,在私立商埠小學教書,當了校長,把尤家駿領出來上學。1915年他小學畢業后考入濟南第一師范學校。由于當時小學教員月薪很低,只有14元,而且還不容易找到空缺的職位。他以為學醫找飯碗比較好辦,遂于1918年9月未等畢業,就考入齊魯大學醫科,次年參加“五四”愛國運動,擔任秘書。1922年,叔父因肺結核病逝,斷了學膳費來源,靠親友幫助才讀完了大學。全班86人,因屢遭淘汰,只剩24人,而像他刻苦讀書又踏實學習的人,才成為21名獲醫學博士學位中的一員。當時他認為辦醫學應當這樣,才能造就好醫生。由于第四年時他喜歡上了皮膚科學,深得院長兼皮膚花柳科主任海貝殖的賞識,所以他1926年畢業后被留在齊魯醫院皮膚科工作,因他嫌月薪太低,2個月后轉入泰安博濟醫院工作一年,后又被要回濟南,歷任齊大醫學院皮膚科講師、副教授、教授兼系主任。

由于他努力工作謙虛好學,1932年8月被海貝殖院長送到奧地利維也納大學皮膚病院專修,深造一年。留學時,因外國人看不起中國人,所以他發奮自強,刻苦鉆研,把所學的知識和技術形成為詳細的筆記和畫圖,并和其他珍貴資料一起帶回國內。回國后接替海貝殖兼任濟南麻風病療養院院長。

1934年海貝殖回國,尤家駿又接任齊魯醫院皮膚花柳科主任。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齊魯大學內遷四川成都,尤教授因病在出發不久即返回濟南治療和養病,病愈時濟南已淪入日寇之手,無法成行。1939年齊大醫學院院長請張匯泉教授來電催尤家駿赴成都教課,正要準備動身,趕上留守的施爾德院長竭力挽留,共同支撐著齊魯醫院工作。太平洋戰爭爆發后,該院的英美籍人員均被抓入濰縣集中營,齊魯醫院被日本侵略軍占為陸軍醫院,市民看病很不方便。1942年2月他和一群老同事到新成立的濟南市立醫院工作,親任院長兼皮膚科主任,繼續為市民健康服務,并借此保存了不少醫療器械。抗戰勝利后,他于1946年又回到復興的齊魯醫院任皮膚花柳科主任、教授。這前后,南京國民政府衛生署長劉瑞恒多次以借、調的名義請尤教授到中央醫院工作,均被拒絕。他早就看透了其居心:政府官員許多人患有性病,叫皮膚性病一流專家伺候他們,保這伙腐敗分子繼續享受花天酒地的生活。他不干,因此得罪了他們。

1947年8月,他到美國紐約哥倫比亞大學中心醫學院專修皮膚科一年,對皮膚霉菌學和皮膚組織病理學作了重點研究,帶回一些稀有霉菌菌種和重要資料,回國后率先開展了皮膚病組織病理診斷工作。1948年4月,他自紐約赴古巴首都哈瓦那,代表中國參加第五次國際麻風病學術會議,會期13天。在大會上,尤家駿教授語驚四座,以豐富的實踐經驗說明麻風病并非不治之癥,駁斥了某些外國傳教士們,特別是英國某傳教士的危言聳聽、謊報疫情,把中國描寫為麻風之國的無稽之談,引起了強烈反響。要回國了,美國朋友問尤教授:“你回國不怕共產黨么?”他回答:“不怕,共產黨能成功,肯定有他的優點,美國不是我常待之地,中國更需要我!”

1948年9月,他按計劃準時回到濟南家中,第二天就聽到解放軍解放濟南的炮聲。由于他家離老城坤順門很近,攻城前解放軍擬在他家安電話總部,他痛快地答應了,晚間就在醫院內過夜,白天回家見官兵一致、態度和藹、行動穩重、紀律嚴明,一個多月的談話、交往,給他良好的印象。濟南完全解放后,解放軍戰士臨走時很客氣地對他說:“請檢查少了什么,損壞了什么,一定照價賠償。”他認為解放軍對群眾秋毫無犯,是從未見過的好軍隊,全家人高興地送走了他們。

1950年11月,山東省衛生廳抽調30名醫護人員組成省麻風病調查隊,由尤家駿教授親自講課、帶領實習,學習半個月后,尤教授一起參與對7個縣歷時3個月的實地調查,并作技術指導,寫出專題報告,為新中國建立麻風病防治機構、加強防治工作提供了第一手資料。他還受國家衛生部的委托,于1951年、1954年、1955年和1957年四次在濟南舉辦全國性高級師資麻風病進修班。1952年他還親赴甘肅省主持西北衛生部舉辦的5省麻風病高級專修班,并受衛生廳委托在山東、廣東省舉辦了中級麻風病防治進修班。1964年受衛生部委托,山東醫學院承辦全國皮膚病理學習班,主要由尤家駿教授講課,并協助指導閱病理片。他為全國培養了大批皮膚病學專門人才。此外,他還擔負越南留學生培訓工作,有良好的國際影響。

尤教授的嚴謹治學態度有口皆碑。他寫的字好,固然是他勤學苦練的結果,也與他上過一段私塾打下良好書法基礎,再加上中過秀才的叔父長期嚴格要求,絲毫不敢懈怠有關。他出身于貧寒家庭,深知上學的不易,因而非常珍惜時間,盡量學得知識多一些,本領練得好一些。這其中便有練書法上的功夫。上了師范,是為當名好老師,必須練一手好板書;又上了齊魯醫學院,更是為當名好醫生,寫好病歷;遠大目標是當教授,在課堂上、論文上,沒有好字,既是對學生、對別人不負責,更是對不住自己的面子。因而幾十年如一日,練就一筆正楷書法。原齊魯大學醫學院張匯泉院長為便于本院職工的工作、生活和病員群眾的查詢,將齊魯醫院當時的主要建筑物分別命名,專請擅長書法的尤家駿教授工筆寫就,標于各樓醒目位置,院貌為之煥然一新。


尤家駿教授從事皮膚科醫療、教學、科研和社會衛生工作40余年,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取得了豐碩的成果。

早在1927年尤家駿即以抗酸染色法檢查麻風桿菌,并熟練地掌握了梅毒螺旋體的檢驗方法,1928年已用鉍劑治療梅毒病。1930年在國內率先開展頭顱淺部霉菌的分類與鑒別,并建立了霉菌實驗室,對一些皮膚病的病因和診治進行了研究。他的突出成就在于對麻風病的防治研究成果。1950年他在中華醫學雜志發表“現代麻風分類及治療”,成為國內外麻風病專業的經典論著。其后他在中華皮膚科雜志等學術刊物陸續發表“麻風病講座(一)、(二)、(三)”,“麻風病與婚姻的關系”,“麻風病的治療”,“替彼松治療麻風病報告8病案”、“麻風病的病理學”,“罕見的瘤型麻風病例”,“世界上最年幼的麻風患者”,“結核樣型麻風純神經炎”,“五年來麻風病防治工作的發展”,“麻風病防治的新發展”,“廣東、陜西麻風病防治情況”,“播散性黃瘤樣型麻風一例報告”等一系列具有指導性的麻風病專題論文,對他在國內創用氨硫脲、替彼松藥物療法、氧氣療法、中藥苦參療法(與省中醫院韋繼賢院長合作首創)治療麻風病的良好效果報道后,被迅速推廣應用,獲得很大社會效益。在治療過程中,他還對瘤型麻風的淋巴結和皮膚病變進行了組織學的對比研究,發現了世界上第一例罕見的瘤型麻風患者。此外,他還應用麻風菌素聯合卡介苗注射預防麻風病。同時他總結大量的臨床實踐經驗,撰寫了《麻風病學概論》、《新麻風病簡編》、《現代麻風分類與治療》、《麻風病手冊》、《麻風病圖譜》、《麻風病學講義》等麻風病專著,對麻風病的歷史、病原、傳染、分型、癥狀、診斷、治療、預防以及流行病學等進行了系統而詳細的闡述,對全國麻風病防治和科研、教學工作起了極大的推動作用,當之無愧地成為我國麻風病學權威。

1951年,他在我國首次發現并報道了黃色釀母菌,并探討了硫酸銅、碘劑對該病的治療,還用淺層X線治療孢子絲菌病,均為國內首創。他還開展組織療法、睡眠療法、冷藏血等療法治療各種疑難皮膚病,均取得滿意效果。

新中國成立后,人民政府出于對群眾健康的關心,上級衛生行政部門批示醫院專建麻風門診。尤家駿主任主持規劃設計,在原門診病房樓(現科研樓)皮膚科門診外面修建了麻風病專科門診,向外單獨開門,自成系統,嚴格隔離制度,避免交叉感染,尤教授親自主持工作,帶領幾名醫師輪流應診。

尤教授是一位真正獻身醫學事業的科學家,他從不排斥外國的先進經驗和祖國醫學的傳統經驗,只要是對病人有好處,他都使用,如前述組織療法、睡眠療法外,他于1953年還研究和采用了蘇聯先進的驅梅療法治療梅毒病人;除用苦參外,他還研究過用中藥鳥哥黃治療麻風病的課題。他在1934年接任麻風病療養院院長期間,以高度的敬業獻身精神,不怕臟、不怕累,更甘冒風險親自到病房診病。他對每位麻風病人同情、體貼,從不歧視,平等對待,體現了一名醫生的高尚職業道德。他常常穿著普通隔離衣檢查病人,帶頭消除對麻風病常有的恐懼心理,給青年醫生、醫學生和家屬群眾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在長期醫療實踐第一線,做了大量艱苦細致的觀察研究工作,為麻風病、性病和其他皮膚病的防治進展做出了突出貢獻,成為國內外知名的皮膚性病和麻風病專家、學術權威。除前述麻風病專著外,他還受國家衛生部教材編審委員會委托編寫了《皮膚病及性病學》,被列為全國高等醫學院校統一教材。


尤家駿教授以出色的工作對新中國醫學事業的發展和人民保健做出的特殊貢獻,被選為第二屆全國政協委員和第一、二屆山東省政協委員,并于1956年光榮地出席了山東省先進工作者代表會議,獲個人先進特等獎。同時獲山東省衛生系統先進工作者榮譽稱號。其主要先進事跡有:

中華醫學會皮膚病學會委托尤教授牽頭備函邀請全國麻風病專業工作者撰寫麻風病論文34篇,經詳閱、修改并提出意見,最后評選出26篇,編輯成《麻風病專號》,于1956年1月出版,其中收錄尤教授的論文最多,共有4篇。這對全國麻風病防治工作起到了很大指導和推動作用。

他于1956年9月參加衛生部組織的麻風調查防治組,到廣東、陜西調查研究并指導麻風病的防治工作,做專題報告13次,到處受到熱烈歡迎……

其高尚的醫德醫風、精湛的醫療技術和對我國醫學事業的貢獻足以使他成為全國醫務界的代表人物。

然而,尤家駿教授這位倍受尊重和贊揚的名專家,在“文化大革命”中卻被“四人幫”反黨集團強加了種種污蔑不實之詞,慘遭迫害,致使其精神失常。在患病期間仍被強迫勞動,因而病情惡化,于1969年2月13日不幸逝世,終年71歲。

1978年7月20日,經上級領導同意,山東醫學院召開了全體教職工大會,對尤家駿教授予以平反昭雪,恢復名譽。強加給他的“資產階級反動學術權威”等莫須有的罪名一律推倒,并舉辦隆重的追悼會,將其骨灰盒安放到濟南市英雄山革命烈士陵園干部堂。

聯系我們
地址:中國山東省濟南市山大南路27號  
郵編:250100  
傳真:(86)-531-88565657
查號臺:(86)-531-88395114  
值班電話:(86)-531-88364701  
管理員郵箱:webmaster@sdu.edu.cn
舊版回顧
  • 關注微信
  • 關注微博
  • QQ校園號
  • 關注抖音
博天堂在线娱乐-博天堂在线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