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大概況
成仿吾

成仿吾(1897-1984)湖南新化人。是我國無產階級革命家、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新文化運動的重要代表、黨內著名的教育家和社會科學家。1958-1974年任山東大學校長兼黨委書記。

自1958年成老來山東大學之后,由于工作上的關系,我有機會經常同他接觸。他堅定的革命意志,嚴肅認真的工作作風,淵博的學識,敏捷的思維,高度的分析概括能力,簡潔流暢的文筆,慈祥和藹的態度,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并從中受到極大的教益。他的音容笑貌,至今仍時時縈回在我的腦海中。下面寫幾件事,以表示對老人的懷念。

在政治上保護干部


成老對工作要求是很嚴的,非常重視質量和效率,誰對工作馬馬虎虎、敷衍塞責,他都不講情面嚴肅批評。同時,對干部又是十分關懷愛護的,從不隨意借政治運動之機亂整干部。

1959年,在黨內開展了反右傾斗爭。與通常搞運動一樣,大小單位都要找出重點人物,進行批判。山東大學也不例外。

自1958年大躍進以來,各行各業浮夸風甚盛。因為我對這些報道有疑問,在一次學習小組會上說過,一畝地產幾萬斤不可能。大家可以想想,一畝有多大面積,可種多少株莊稼,怎么能產出萬斤糧食?我還以我家鄉黃縣為例。我家鄉是山東省自然條件、土質最好的縣份之一,在農業上素有精耕細作的傳統,水肥也跟得上,而每畝小畝一般只能打一石(600斤)。因為說了這些話,有的人要定我為右傾,加上反對大躍進的帽子,進行批判。當部門黨組織向黨委匯報時,作為常委書記的成仿吾同志說:“王啟新是一個好同志,他說的話有道理,不能因此定他為右傾。”這樣才逃脫了一次大難。

這件事使我終生不忘,每想到此,就很感激成老。成老不光對我,對其他同志亦是如此。由于成老嚴格按照黨的政策辦事,堅持實事求是的原則,關心愛護干部,當時在山東大學雖然也進行了反右傾運動,對某些同志作過批評,但很少給同志們戴上右傾機會主義的帽子,在政治上加以懲處。

工作親自動手


成老在工作中,一貫強調各級領導要親自動手,反對光說不干的飄浮作風。在這方面,他自己作出很好的榜樣,不論是寫文章和作報告,一向是自己動手。據我所知,除了像黨代會和校委會的工作報告,由黨委或行政辦公室的同志起草外,他平常向干部、教師和學生作的有關工作、學習等方面的報告,都是自己寫提綱,從不用別人代勞,把別人寫好的材料去照本宣讀。

1960年學校開先進單位和先進工作者大會,當時學校領導人的分工,由成老作開幕詞和閉幕詞。不巧,臨開會幾天,成老患重感冒,發高燒,不僅臥病在床,而且喉嚨沙啞不能大聲說話。怎么辦,是延期開會,還是由別人代替呢?但是他并不因為自己生病而影響大會的按時召開,自己承擔的任務也不輕易推給別人。

在這種情況下,成老叫我把他考慮的意見寫成講話稿,請黨委副書記葉錦田同志代為宣讀。我按照他的意見起草了講話稿,先讀給他聽,他聽了之后,提出修改意見,包括段落的安排、辭句的改動,最后作為他的講話,由葉錦田副書記在大會上宣讀。

關心愛護學生


成老對學生的關懷愛護,這是很突出的。在他所工作過的學校,師生員工都是盡人皆知的。他不僅在正常的情況下對學生關懷愛護,對在特殊情況下的學生亦同樣如此。

還是1960年,在大躍進思潮的影響下,按照上級教育部門的要求,山東各高校都擴大招生,數字比通常多1/4到1/3,有的系科專業甚至要多一倍。由于招生數字過大,新生的質量就不能保證,各校把一些水平差的學生也招進來了,被稱為“大肚子”班。再加上當時物質生活上的困難,使教學中出現了許多問題。

針對這一情況,第二年,省教育領導部門又通知各校,淘汰一部分學生,名之曰“泄肚子”。學校接此通知后,作為校長的成仿吾同志,不是機械地立即執行,而是令教務處長趙凌和我兩人到各系摸底,由各系提出要淘汰學生的名單,匯集后再研究決定。當時各系提出要淘汰的學生數字過大,如果按此名單執行,勢必使一大批學生離開學校。

成老認為不能這樣做,如果這樣做,一定會造成混亂,而且盲目擴大招生的又不在學生,不能這樣輕率地對待他們。既然把學生招來了,就應該認真改進教學工作,可以分班上課,加強輔導,幫助學生克服困難,使學習吃力的學生能夠跟上班。學習太吃力的,可考慮留級。對于極少數實在跟不上班的,則視不同情況個別處理。在采取這些措施的同時,也把學校的打算向上級作了匯報,取得了上級的同意。由于采取有效措施,加強了教學工作,使一批學習吃力的學生渡過了難關,基本上都能做到跟班學習,沒有發生什么問題。

革命意志至老不衰


成老事業心很強,革命意志至老不衰。盡管進入耄耋之年,依然為教育事業而操勞。

1982年,八十五歲的成仿吾同志,在完成口述《戰火中的大學》一書之后,想把自己從事教育工作幾十年的經驗加以總結,寫成《教育工作與四個現代化》。按照他的設想,這篇大文章的結構分上下兩個部分,前一部分是對過去教育工作的回顧,后一部分是對今后教育工作的展望。他認為教育與人類社會息息相關,可以說自有人類社會就有教育,只是表現的形式不同。與其他事物一樣,教育也是由初級階段向高級階段發展,是一個不斷完善、不斷進步的過程。隨著社會的發展,今后的教育將以嶄新的面貌展現在人們的面前,而且越來越重要。

正好這時我因參加編輯《成仿吾教育文選》一書到了北京。見到成老,他高興地向我談論自己的設想,并表示編完《文選》后,想叫我協助他完成這一任務。我也很愿意幫他做此工作。曾計劃用半年到一年時間,開始由成老口述(因為他年事過高,不能過分勞累,每天可談兩個小時),把他的想法全談出來,然后我把談話記錄,整理成詳細的提綱,再讀給他聽,定下大的杠杠,再一個問題一個問題的充實,寫完整,最后寫成初稿,經他審閱修改定稿。估計此文可以寫成20萬字,力爭成為一部科學的教育論著。

因為我當時在山東大學校長辦公室工作,行政事務比較多,不能長期離開崗位承擔這一任務。經《文選》編委會商定,請人民大學副校長張騰霄同志負責組織人員協助進行。張騰霄同志主持人大工作,比我更忙,一時抽不出時間進行此項工作。原想拖一段時間再做,不料過了兩年,八十七歲的成老離開了人間,使這件事情落了空。現在回想起來,不能不說是一大損失,也是一個極大的遺憾。

成老雖然離開了我們,但他的理想和事業是長存的。我們要遵照他的遺愿,為實現的崇高理想和未竟事業盡上一份力量。

聯系我們
地址:中國山東省濟南市山大南路27號  
郵編:250100  
傳真:(86)-531-88565657
查號臺:(86)-531-88395114  
值班電話:(86)-531-88364701  
管理員郵箱:webmaster@sdu.edu.cn
舊版回顧
  • 關注微信
  • 關注微博
  • QQ校園號
  • 關注抖音
博天堂在线娱乐-博天堂在线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