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大概況
洪深

洪深(1894——1955)字淺哉,號伯駿。江蘇常州人。劇作家、導演藝術家和文藝理論家,中國電影、話劇的開拓者,抗戰文藝先鋒戰士。1934——1936年任青島山東大學外文系主任。

洪深1894年除夕生于江蘇常州。他青年時代就多才多藝,早在清華大學就讀工科時,就愛好文藝,創作過獨幕劇。和魯迅、郭沫若先生早年留洋學醫,后來轉向文藝工作的經歷相似,他從清華畢業后,赴美留學陶瓷工程,但他激憤于國內軍閥混戰,憂慮于國政日衰,民不聊生,毅然決然地放棄工科專業,抱著改革人心,改革社會的志向,決心做一個易卜生式向社會挑戰的勇士,到哈佛大學專攻戲劇和文學,成為中國第一個學習戲劇的留學生。學習期間,創作了《紅》、《牛郎織女》、《木蘭從軍》等英文劇,配合了國內五四運動,抗議巴黎和會瓜分中國的陰謀。

中國早期話劇稱為新劇,到了1919年五四運動之前,新劇已經沒落成為惡性商業化的“文明戲”,跳入自己開掘的墳墓了。20年代初,洪深把一整套創造舞臺藝術的編導制度,演出體制和方法從國外帶了回來,他和歐陽予倩、田漢兩位大師一道從不同方面樹立了新的精神,開拓了中國新興話劇的先河,并使之逐步走上進步的現實主義之路。洪深清楚地看到已經衰頹的“文明戲 ”的種種弊端,針鋒相對地提出:演戲必須有完整的文學劇本,必須有嚴格的排演制度,要有紀律,堅決實行男女合演,以及必須建立一系列規章制度等等。如果沒有他在一片混沌黑暗中沖鋒陷陣,大破大立,推陳出新,發揚首創精神,我們的話劇恐怕還要晚若干年才能在中國大地落地生根。1942年茅盾曾引用一位觀眾的話說“原來在京戲和文明戲以外,還有這樣的戲!” 這樣的戲“就是洪深先生在 1928年倡議定名的‘話劇’”。

從1924年起,他投身于中國的電影事業,次年,他就在《東方雜志》上發表了中國第一個比較完整的電影劇本《申屠氏》,1927年,美國發明了有聲電影后,洪深親自去美國訂購有聲片器材和和聘請技師,首次為我國引進了有聲電影技術,并創作了中國第一部有聲電影《歌女紅牡丹》。他還創辦了中國第一所正規化的電影學府——中華電影學校,他親自任校長。僅在 30年代頭7年內,他編寫了20多部電影劇本,導演了陽翰笙編劇的反封建主題的《鐵板紅淚錄》。同時他寫了《電影戲劇的編劇方法》、《電影戲劇表演術》、《電影界的新生活》、《洪深戲劇論文集》等10余本戲劇理論專著為開創中國電影事業作出了重大貢獻。

1930年洪深參加中共領導的左翼作家聯盟。由于洪深的介紹,中共地下黨員夏衍、阿英打入上海明星影片公司,為我地下黨領導電影事業提供了契機。夏衍等人由此建立了我黨在電影界的第一個黨小組。

洪深參加了黨領導的中國電影文化協會,他與田漢、聶耳等人當選為該會執行委員,活躍在當時的影壇。洪深先生注意學習和吸收引進外國的先進技術,但他學洋卻不媚洋,他是一位富有民族氣節和強烈愛國精神的文藝戰士。1929年,上海大光明電影院放映一部美國出品的原版辱華影片,洪深精通英語,看了電影義憤填膺,怒不可遏,當即登上舞臺痛斥影片辱華內容,廣大觀眾了解真相后紛紛離座并要求退票。洪深因此遭到帝國主義巡捕的毒打和關押。經過上海影劇界人士和社會愛國力量的斗爭,洪深獲釋,并向法院起訴這一辱華反華、侵犯人權事件。最終取得了這場斗爭的勝利:影片主演馬克在美國報紙上公開向中國人民道歉;禁止該片在我國其他城市上映;大光明電影院登報向洪深道歉,這就是震驚中外的上海大光明事件。

“九?一八”事件爆發后,洪深積極投入抗日救亡運動,創作了《走私》、《漢奸的孫子》等多部獨幕劇,在街頭、廣場、劇場廣泛演出,無情地揭露日本帝國主義和漢奸的罪惡活動,激發了人民群眾抗日情緒和斗志。在“七?七”盧溝橋事變的當月,洪深就參加了話劇《盧溝橋》的演出。接著,他趕赴南京導演田漢新編的活報劇《盧溝橋》。當戲正要開演時,南京衛戌司令部突然通知停演。洪深當即打電話給國民黨中宣部部長邵力子,據理力爭,獲準演出。他面對那些在劇場內搗亂的國民黨特務,上臺慷慨激昂地向觀眾揭露了國民黨政府屈服于日本駐華大使館壓力的真相。痛斥在場特務阻撓演出的無恥行徑,觀眾們為洪深愛國激情所感染,一起把特務們轟出劇場,使《盧溝橋》勝利上演。

為了抗日救國,洪深毅然放棄了大學教授的職位,參加上海戲劇救亡協會主持的救亡演劇隊,并任第二隊隊長,他動員夫人把孩子送到香港弟弟家,自己留下遺書,率隊奔赴抗戰疆場。他與冼星海、金山等,冒著敵機轟炸的危險,過著每天只有一毛錢生活費的艱苦生活,輾轉南京、徐州、開封、鄭州、武漢等地,演出了《九一八以來》、《放下你的鞭子》等劇,一路宣傳抗戰,鼓動民眾。1938年春,在武昌國民黨召開的一次茶話會上,行政院長汪精衛對抗戰形勢發表悲觀失望的論調,洪深當場站起來憤怒駁斥:“我對汪副主席的話有意見!”語驚四座。同年四月,在國共合作新形勢下,國民政府軍委會政治部成立,周恩來代表中共方面任政治部副主任,從來決不做國民黨官的洪深為抗戰大局在三廳主管戲劇音樂工作,他協同郭沫若、田漢將匯集于武漢的各救亡演出隊與進步戲劇團體改編為10個抗戰演劇隊和5個救亡宣傳隊。抗戰勝利后,他隨復旦大學遷回上海。期間,他熱情支持“反饑餓、反迫害、反內戰”的進步學生運動,遭到校方的解雇。在迎接新中國誕生的日子里,他編寫了《幾番風雨》等四部電影劇本。他有一篇寫于1945年但未發表的文章《戲劇官》,文中著重揭露了反動當局腐化貪污,官僚主義種種丑態惡行,顯示了他熱忱地為民請命的博大胸懷。1948年,中共地下黨安排他到達東北解放區。翌年2月到北平,5月赴蘇聯參加第一屆世界和平代表大會。

1934年,洪深經梁實秋先生的大力推薦,校長趙太侔的誠心邀請,加之趙太侔的夫人、著名話劇演員俞珊等人從旁勸說的情況下,情不可卻地來到了山東大學接替梁實秋擔任外文系主任。

洪深一到山大便一改照本宣科的傳統授課方式,而是在講好課文的前提下,著重于結合現實社會,注重實際應用,形成自己獨特的風格。課堂上先生講課生動活潑,學生反映熱烈,效果很好,深受廣大學生的歡迎。不僅如此,他還給外文系四年級學生開了《浪漫詩人》、《大學戲劇》等課。洪深先生在山大雖只有兩年的時間,但作了大量工作。他打破了學生只知埋頭讀書的死沉氣氛,開展了校內、校外的戲劇演出,不僅活躍了山大,而且活躍了青島。他創辦了“山大劇社”,由他導演和主持演出的著名話劇《寄生草》(即《少奶奶的扇子》)在校內、外演出后,獲得社會各界的廣泛好評。他還對進步的“海鷗劇社”作了大力指導,使中共地下黨支部通過劇社作了大量宣傳工作。

為了改變當時山東大學所在地青島文化生活貧乏的狀況,洪深和老舍、王統照等12位文化名人,在1935年7月的一次聚餐會上決定籌辦文學期刊《避暑錄話》。此期刊于7月14日正式創刊,隨青島《民報》發行,每周一期。這個刊物的名稱是洪深起的,其目的就是以“避暑”為名,抒發自己心里話。刊物的發刊詞也是洪深起草的。《避暑錄話》雖僅僅出刊了十期,但受到廣大讀者的熱烈歡迎,紛紛匯款爭相訂閱。

洪深在山大期間,除授課外,還繼續電影創作,于1934年完成了電影劇本《劫后桃花》。影片描寫的是德國侵占青島后的故事,從一個角度反映了帝國主義侵略中國的歷史。揭露了這群為帝國主義侵略中國效勞的漢奸的無恥嘴臉。明星電影公司于 1935年將此劇拍成電影,由著名影星胡蝶擔任女主角,放映后在社會上引起了強烈反映,被譽為歷史的照妖鏡,青島歷史的真實寫照。

建國后,洪深在復旦大學教書,周恩來總理親自出面,力邀他“出山”,擔任國務院對外文化聯絡局局長。他還歷任中國人民友好協會副會長,中國劇協副主席,中國文聯主席團委員,中國作協理事,全國人大代表和全國政協委員,在周總理的領導下,積極從事中外文化交流事業,并為之盡心竭力,鞠躬盡瘁。

洪深南人北相,身材魁梧,說起話來節奏快而有力,聲音宏亮,感情奔放,無私無畏。他的朋友和他的敵人都曾說他是“洪大炮”,晚輩們愛稱他是“黑旋風”,年輕的學生后輩則尊敬他為 “洪老夫子”。我想:“大炮”的膽略、正直,“旋風”的氣概、風采,“老夫子”的淵博才華、循循善誘,融合起來正是他的完整形象吧!洪深之所以能成為中國話劇、電影的奠基人、大藝術家和學者,同他在待人接物,處理人際關系以及工作方法等方面的特有性格、作風是分不開的。他的摯友是這樣評價他的:洪深是一個時時處處都在為中國人民,為中國人民的戲劇電影事業勇猛戰斗的戰士。1951年,舅父到南方視察,途經濟南,來到了剛由上海遷到濟南的我家看望我的父母,他囑咐他們要克服眼前的暫時困難,要相信黨和國家的政策,要永遠跟黨走。時間短暫,且來去匆匆,沒想到這竟是他與我們的訣別。1955年,他出訪東歐等八國,途中在波蘭發現患有肺癌,提前回國。彌留之際,敬愛的周總理親自去看望他,體現了他們長期交往的深厚友誼和周總理對我國老一代文藝革命家的關心和愛護。同年,8月29日,洪深先生與世長辭。

洪深先生博學多才,一生共寫過36部電影劇本,44部話劇劇本,導演了10部電影話劇和10本電影戲劇理論著作和40多篇論文,并為當代中國的話劇、電影事業奠基作出了巨大的貢獻。他還先后在包括山東大學在內的六所名牌大學執教,可謂桃李滿天下,著名導演謝晉就是他的得意門生。青島文化名人雕塑園有他的塑像。洪深先生留下的寶貴文化遺產和他豐富的人生經歷,為我們在改革開放的新形勢下的文藝創作,提供了許多有益啟示。

(本文作者為洪深先生外甥)

(以上內容來自《百年紀人》P243)

洪深在山大

洪深(1894—1955) 字成哉,號伯駿。江蘇武進人。劇作家、導演藝術家和文藝理論家,中國電影、話劇的開拓者,抗戰文藝先鋒戰士。1934-1936年任青島山東大學外文系主任。

洪深于1934年8月來到山東大學,于1936年10月離開回到上海。他在這短短的兩年間,做了不少的工作,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洪深,字成哉,號伯駿,1894年12月31日出生于江蘇武進,1955年8月29日在北京病逝。他博學多才,是一位高產的劇作家、導演藝術家和文藝理論家,中國電影、話劇的開拓者,抗戰文藝先鋒戰士。他一生共寫了36部電影劇本,44本話劇劇本,導演了59部電影、話劇,寫了10多本電影戲劇理論著作和40篇論文。他曾編辦過10種文學、影劇雜志、報紙副刊和叢書(包括與郭沫若、郁達夫、矛盾、葉圣陶等人合作的)。他先后在山東大學等6所名牌大學從事外文教學30年。本書介紹的就是他在山大的一段生涯。

1932年,趙太侔接替楊振聲出任山東大學校長后,繼續奉行楊振聲的廣攬人才的方針,增聘專家學者,充實教師陣容,因而出現了山東大學與北京大學爭聘梁實秋的難事。后經梁實秋的大力推薦,趙太侔的誠心邀請,加之趙太侔的夫人、著名話劇演員俞珊等人從旁勸說的情況下,洪深情不可卻地來到了山東大學,接替梁實秋擔任了外文系的主任。

當時,洪深已是文藝界的名家,但沒有一點兒名家的架子,為人慷慨,寬宏大度,平易近人,穿著也很隨便,所以很快與同仁們混熟了。在系辦公室里,只要有洪深在,便很快熱鬧起來。話題多是由他開頭,大家高談闊論,古今中外無所不談,連別系的人也加入進來。有時在談話中,別人頂撞了洪深,他從不惱怒,從不傷感情。

洪深一來到山大,便給外文系四年級學生開了《浪漫詩人》《大學戲劇》《小說選讀》等課。他講課有自己獨特的風格,不是照本宣科,而是在講好課文的前提下,著重于結合現實社會,重在實際的應用。在講授戲劇課時,洪深曾說:“在戲曲方面,我的大半生經驗,一個鐘頭就可講完。但重要的是怎樣去實踐。”

洪深為了打破學生只知埋頭讀書的死沉氣氛,他倡議創辦了山大劇社,開展課余戲劇演出活動,活躍了學生們的文娛生活。由他導演和主持演出的著名話劇《寄生草》(即《少奶奶的扇子》),不僅在校內演出,還到市里去演出,獲得了校內外的廣泛好評。他還對進步的“海鷗劇社”作了大力的指導、保護,使中共地下黨支部通過劇社作了大量的宣傳工作。

洪深不僅是話劇戲劇家,也是京劇的行家里手。他在大力推動新劇的同時,也非常熱愛京劇藝術,并且對京劇有深刻的研究,還能扮演角色演出。當時,他和俞珊都參加了青島著名的京劇票友組織——和聲社。有一次,在山東大學的晚會上,洪深粉墨登場,在京劇《打棍出箱》中扮演范仲禹,他用腳踢起的帽子,恰好戴在了頭上,博得了一個滿堂彩,可見他的京劇藝術功底。

當時,青島的文化生活很貧乏,被稱之為“荒島”。為了改變這種狀態,于1935年7月的一天,洪深和老舍、王統照等12位文化名人,在一次聚餐會上決定,籌辦文學期刊《避暑錄話》,于7月14日正式創刊,隨青島《民報》發行,每周一期。這個刊物的名稱是洪深起的,目的是借“避暑”之名,能夠說出心里話。刊物的發刊詞也是洪深起草的。《避暑錄話》雖僅僅出刊了10期,但是受到了讀者的熱烈歡迎,紛紛匯款訂閱。

洪深在授課之余,繼續進行文藝創作。他于1934年在山大完成了電影劇本《劫后桃花》。它描寫的是德國侵占青島后發生的一個故事,“從一個角度反映了帝國主義者侵略中國的歷史。揭露了??????這群為帝國主義侵略中國效勞的漢奸的無恥嘴臉。”1935年,明星影片公司將此劇拍成電影,由著名影星胡蝶主演,放映后在社會上引起了很大的反響,被譽為歷史的照妖鏡,青島歷史的寫真。

后來由于趙太侔辭去了山大校長,洪深也隨即辭去了山大外文系主任之職,從青島回到了上海,繼續從事電影、戲劇活動。

(以上內容來自《山大逸事》P51)

聯系我們
地址:中國山東省濟南市山大南路27號  
郵編:250100  
傳真:(86)-531-88565657
查號臺:(86)-531-88395114  
值班電話:(86)-531-88364701  
管理員郵箱:webmaster@sdu.edu.cn
舊版回顧
  • 關注微信
  • 關注微博
  • QQ校園號
  • 關注抖音
博天堂在线娱乐-博天堂在线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