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行業巨變中的新媒體從業者——九三學社社員梁偉
來源:《中國經濟時報》 王松才  日期:2018-11-21  瀏覽次數:

改革開放的春風吹遍了神州大地,40年來,中國經濟取得了快速發展和長足進步。改革開放給我國各項事業帶來了勃勃生機,也為我國新聞業注入了無限的活力。在改革開放的旗幟下,中國的新聞業解放思想、與時俱進,無論是在硬件還是軟件層面都發生了巨大變化。

近日,中國經濟時報記者采訪了兩位80后的新聞業人士。其中一位是九三學社海淀第七綜合支社社員、央廣傳媒新聞客戶端事業部負責人梁偉。作為單位目前年輕的中堅力量,他們都出生于改革開放之初,成長中接受了改革開放大潮的洗禮,從參加工作開始,又經歷了新聞業劇烈快速的變遷,對于行業都有著自己獨特而深刻的感悟和理解。通過他們個人的經歷和故事,以期管中窺豹可見一斑,透視改革開放大潮給中國新聞業帶來的巨大變化。

發展推動行業劇變

梁偉出生于河南濮陽,是一位80后,是中國新聞獎首屆媒體融合獎項獲得者,曾先后在北京電視臺、人民日報、中央廣電總臺從事出鏡記者、編導及新媒體工作,目前是中央廣電總臺央廣傳媒新聞客戶端事業部負責人。

梁偉童年時期曾在農村老家待過。他記得非常清楚,上世紀80年代的豫北鄉村,村里的大喇叭和家里的收音機就是接收信息的最主要渠道。因為當時電視機還不普及,搬個小板凳去鄰居家追看電視劇就是一種娛樂活動。

讀小學后,梁偉舉家搬到市里,家里有了電視機可以收看電視節目,另外還有訂閱的報紙。當時,梁偉的爺爺是位正縣級干部,在當地科協任職前,一直在部隊從事科研工作。他跟著爺爺一起看電視新聞,翻閱爺爺訂的報紙,感覺知識一下豐富了起來、視野也開闊了。小學五年級,梁偉在《安陽日報》發表了處女作,以至后來大學選擇新聞學專業、畢業后從事傳媒工作,興趣也都是在那時激發的。

當然,90年代的時候手機根本不普及,誰要能有個“大哥大”那絕對算是有錢人,當時打電話主要是通過座機。梁偉的叔叔是名警察,平時會帶著傳呼機。當時,梁偉覺得傳呼機已經算非常便捷和高級了。直到21世紀之初上大學,他才有了第一部個人手機——小靈通。

梁偉非常感慨,誰也沒想到,十幾年間,手機竟然變得如此普及、網絡變得如此發達,并直接催生了傳媒行業的劇變:“移動優先”已成傳媒的發展戰略,“兩微一端”成為民眾資訊來源的重要渠道,直播、短視頻等新的傳播形式不斷涌現……

作為一名伴隨著改革開放成長起來的80后媒體人,梁偉見證了傳播介質變化對于整個行業的變革影響。21世紀之初,梁偉讀大學學習新聞學專業伊始,報紙、廣播、電視、網媒發展的順序及界限特別清晰。十幾年過去了,現在幾乎所有人都在講媒體融合。梁偉見證過電視媒體的“黃金時代”,他在結束了近十年的電視媒體生涯之后,2016年轉型到新媒體領域。

他告訴本報記者,改革開放40年來,電視媒體的節目質量、硬件設備、辦公條件等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在硬件方面,以他曾經長期供職的北京電視臺為例,1979年建臺伊始,《北京新聞》的演播室是一個衛生間改裝的。而30年后的2009年,矗立在北京CBD的BTV新址被譽為“當代北京新十大建筑”之一,其硬件發展水平可見一斑。

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推進,電視媒體行業也發生了劇烈的變化。電視一度是當之無愧的、傳播力最強的媒體,但伴隨著新媒體的迅速崛起,梁偉也見證了它的陣痛:廣告業務發生斷崖式下跌、收視率大幅下滑、從業人員收入多年不變……

此外,伴隨著中國改革開放的步伐越來越快,技術層面也在迅速發展。隨著人工智能及大數據等新技術的不斷發展,也給傳媒行業帶來了新的機遇與挑戰。例如,改革開放40年來,人們經歷了從信息匱乏到目前面臨“信息過載”的現狀;利用大數據對資訊進行所謂的“興趣推薦”變成了一把雙刃劍,不少用戶會因此陷入“信息繭房”;科技創新與傳媒行業如何相融并取得最大公約數,既考量媒體人的智慧,也考驗媒體人的膽識。而內容是否依舊為王,仍是一個永恒的話題。

對于這些問題和變化,梁偉也有著自己的思考。他認為,融合、新生,唯變不變。“危機”有時是個中性詞,因為危中有機。新聞業應該在改革開放的大旗下,抓住機遇,邁開步伐,主動擁抱新技術,使用新技術,進一步推動行業快速發展。同時,應抓住傳統媒體在內容生產、專業水平及從業人員素質等方面優勢,焦點不局限于一塊電視屏幕或者一張報紙版面,而是人們可以觸及的所有終端,新聞業的陣痛就會成為蝶變。

 

 

    
    
    
    
    
    
ag亚游手机亚洲最佳平台-亚游会ag8_ag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