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最后一個,“不安”還是“欣慰”
來源:九三學社北京市朝陽醫藥衛生支社 鐘光珍  日期:2014-05-31  瀏覽次數:


健康咨詢




“心血管風險評估”講座




輔導開題報告




信豐縣古陂鎮醫院義診


此次科技列車行,每位專家的行程都很緊湊。為了不叨擾各個醫院,信豐縣特意安排我們信豐一行幾人在住宿的招待所就餐。然而卻是這個就餐時間的統一,讓我成了拖累大家的“一號功臣”。

坐診,看到那些帶有無限“期盼眼神”的患者,我就像打了雞血一樣,馬不停蹄地問診、查體、解釋病情、給予治療等等。然而時間此刻真的飛逝,不知不覺中午12點了,大家都在等我坐車一起回去呢。我是最后一個登車的專家。

講課同樣如此。或許是因為我的題目非常大眾化“心血管風險評估”,大家都饒有興趣地聽講。會后,也踴躍地問問題。在會后交流中,發現聽課的有醫師、有護士;有內科的醫生、有皮科等其他科室的醫師;有二附院自己的醫師、也有從不同鄉鎮趕來的醫師。在興致勃勃地交流、答疑環節中,時間又偷偷地跑快了。我又是最后一個登車的專家。

教學查房,我為了不讓大家等我,加快了速度,終于11:30就查完了。然而在院長辦公室集合時,遇到了一位咨詢科研課題的大夫。想著指點一下即可,就讓他把開題報告立即拿來進行了修改,然而剛剛指導完題目和立題依據時,二附院院長提到,“大家在我們醫院就餐吧。”一句話像鬧鐘似的令我一陣緊張,12點過去了,我又是最后一個,不能讓大家等我啊。于是留了電話和email,我匆匆最后一個登車。

去鄉鎮義診也不例外。剛到信豐縣古陂鎮醫院,我就被告知,我的病人最多,有60位之多。一開始,我就加快了節奏。然而,看到當地患者用的藥以及他們的病情,我不自覺的又邊診治患者,邊帶教當地的醫生。這次時間最不夠用,眼看著還有這么多患者,好心的信豐縣衛生局局長幫我分診,一些不是心血管內科的患者被濾掉了。雖然很遺憾,但是想到他們在相應專科醫師那兒會得到更好的診療,我就不再難過了。依然,我是最后一個登車的專家。

此次科技列車行,我總是最后一個登上回賓館的車,讓大家坐在車里等我,我十分的不安,我也總是一上車就開始道歉。好在,九三學社的人都是通情達理的,他們并沒有嫌棄我。然而,有時候,我也感到欣慰,幫扶患者、幫扶醫師不正是我此次出行的目的嗎?他們對我的信任、期盼使得此行更加有意義!再三思考,我又有隱隱的不安,當地的診療環境、當地的診療水平、當地醫生的無助使我陷入沉思,我該怎么去幫助會效率更高呢?或許我一個人的力量太小了!

    
    
    
    
    
    
ag亚游手机亚洲最佳平台-亚游会ag8_ag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