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培貴:老實做人踏實寫字
來源:《中國統一戰線》記者 劉麗  日期:2015-05-20  瀏覽次數:

在很多采訪中,葉培貴都常說一句話,“我是個笨人,沒有什么藝術天分,笨人就只能老實做人,踏實寫字”。而對于這種樸實的謙辭,讓記者未見其人,卻已心生親近和崇敬。也讓人對他的書法學習道路多了幾分好奇。

葉培貴出生在福建農村,小學、中學的書法課,且不斷遇到喜歡書法的語文老師、數學老師,給他打開了人生的一扇窗戶。高三時,在福建順昌縣青少年宮接受黃建勛等老師的指導,“算是真正開蒙吧”。青少年時代的經歷讓他頗有體會:對孩童來講,環境、氛圍很重要,可以熏陶出影響一生的興趣。

1987年,葉培貴考入北京師范大學中文系。在這里,開始了他真正的書法道路。也是在這里,他遇到了受益終生的良師。

當時啟功在北師大任教,“啟先生的人品、學識、書法都是當代一流,雖然當時他已不上本科課程,但教澤普被,流衍于校園。我曾復印過他在香港出版的《論書絕句百首》,讀得如癡如醉”。后來,還曾師從啟先生弟子秦永龍,也是收益良多。

1991年,葉培貴考取歐陽中石的碩士生。他說,歐陽先生對于我,是恩同再造,做人做事做藝術,影響是全方位的。

葉培貴曾在一次采訪中回憶他成年后唯一的一次流淚:那是跟隨歐陽先生參觀一位前輩的故居,桌子上有待客的水果,他拿起邊吃邊參觀,隨即被歐陽先生當場訓斥為“沒有教養之表現”!老師告誡他,做事先做人,要養成良好的行為習慣和觀念。這一幕,葉培貴念念不忘,感恩之情,難于言表。

歐陽中石有句口頭語“德重則才高”,不僅言傳,更重身教。一次,出版社邀他為《張岱年文集》題簽,他寫成“張岱年先生文集”,編輯說“多了‘先生’兩字,不合文集出版規范”,他說:“張先生是我的老師,我必須得這么寫。至于怎么用,悉聽尊便。”

葉培貴說,追隨他20多年,這些影響深入骨髓。他始終謹記先生的話,“社會每時每刻都在給每個人打分,它是公平的,歷史也是公平的”。

作為一名書法教育工作者,說起書法的“傳承”和“弘揚”,他很有感觸,書法包含的道道很多,如果不了解,很可能動筆就錯。比如把“影后”寫成“影後”,這是不懂文字;又比如把“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寫來祝賀新婚(等于叫新婚夫婦兩地分居),這是不通文意;再比如贈人作品,上款通欄寫“敬贈某某某先生”,不僅連名帶姓稱呼對方,而且在姓名上方還壓上兩個字,文詞看著恭敬,形式已經失禮,這是不知社交禮儀。凡此種種,都會損害書法作品價值,甚至使其成為笑談之資。我們得先了解、掌握基本的家底兒,才談得上弘揚。老家底兒越普及,書法與這個時代的新元素相互結合的契機就越多,弘揚之路也就越廣。

在推動書法普及方面,2003年到2007年,葉培貴曾擔任首師大書法學科行政管理工作,推動學科點成為北京市重點學科、教育部重點培育學科。2011年起,他協助歐陽先生主編一套供中小學生使用的《書法練習指導》,已有10多個省市在使用,且到這些省市培訓師資。如今,這套教材還走向了國際,將會有10個語種的版權輸出。

 

作者簡介:葉培貴,福建人,1968年生。1987年考入北京師范大學,1991年追隨歐陽中石攻讀碩士、博士課程,1998年獲文學(書法)博士學位。曾任首都師大中國書法文化研究院院長,現為教授、博士生導師,北京市人大代表、九三學社中央委員、中國書協理事、北京書協副主席,九三學社中央書畫院副院長兼秘書長。曾任中國出版政府獎、第三屆中國書法蘭亭獎等活動評委。作品被中國美術館、人民大會堂、京西賓館、中辦北戴河管理局等收藏。

作品評價:書宗二王、米芾、李邕等,以雅俗共賞為尚,剛而不失其柔,健而不失其和,氣象求其正大,風味求其清雅。

 

 

    
    
    
    
    
    
ag亚游手机亚洲最佳平台-亚游会ag8_ag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