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事統戰聯誼工作的一點體會
來源:九三學社北京市委聯絡委顧問 王秉忱  日期:2008-05-16  瀏覽次數:

  從1994年3月開始被聘為國務院參事以來,我在黨和政府給予高度信任的這個重要崗位上已經工作了14年多,連續服務了三屆政府。這些年來,我通過深入全國各地基層以及國外調研,寫了數十件國務院參事建議,同時也在竭盡所能為統戰聯誼貢獻力量。根據中央文件規定,統戰聯誼也是參事應盡的重要職責,這正體現了政府參事工作的咨詢性與統戰性共同發展、相互依存的原則。

  我的統戰聯誼對象是海外華人學者,特別是有拳拳愛國之心和有重要影響的同行業人士。下面我想從與余蕓生和盛孝玲教授夫婦及許靖華院士的交往談起。

  余蕓生先生是美國著名的水資源專家,美國堪薩斯大學教授,由于業務上多年頻繁接觸與學術交流,使我們成為心心相印的好朋友。余先生祖籍江蘇無錫,早年在臺灣讀書。從臺灣大學畢業后到美國留學,先后在伊利諾斯州立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取得碩士與博士學位后,留在美國工作,并定居美國至今,前幾年才退休,已年逾80歲。比他年輕很多的夫人盛孝玲教授現為美國奧勒崗大學的教授,社會活動家,對政治問題非常敏感。她的父親盛岳老先生三十年代在蘇聯莫斯科中山大學學習,與我們黨和國家領導人楊尚昆同志是同班同學好友。后來,盛岳先生到國民黨政府任職,擔任政府駐伊拉克公使,抗日戰爭時期擔任印緬遠征軍政治部主任。國務院參事室原副主任呂德潤參事曾去緬甸前線,以香港大公報高級記者身份采訪過盛岳主任,兩人從此結為好友。盛岳先生夫婦攜女兒、女婿在七十年代來華訪問,停留數月之久,就是由楊尚昆同志邀請和接待的。余先生教授夫婦成為來華最早的一批美國學者代表。余先生回國后即開始大力培養去美國留學的中國留學生和訪問學者,盛教授也不斷加強與中國教育文化界朋友的來往與交流。他們作為晚輩,也與呂德潤參事結下了深厚情誼,只要他們來華,呂老就經常接待他們。

  改革開放后的八十年代,余教授經常來華幫助中國同行搞科研項目或講學,起了很好的指導作用。八十年代中期到九十年代中期,我在內蒙古巴盟搞由世界銀行貸款的“內蒙河套灌區配套工程的環境影響評價研究”項目和在阿盟搞“內蒙阿拉善盟腰壩井灌區地下水資源科學管理研究”項目時,均誠邀余先生擔任顧問,指導項目順利開展直到取得高水平的科研成果。九十年代后期我帶領課題組搞“大慶市水環境研究管理”項目時又請余先生擔任顧問,發揮了重要作用。在這期間,余教授夫婦在北京停留時,總是要拜訪呂德潤先生并來看望我。呂老和我都一直在向這兩位華人學者介紹我國的建設成就與有關方針政策,了解他們的想法,聽取他們的意見。我則通過他們參加我的項目工作和其他活動使他們增加對改革開放后中國的感受與見聞,提高對祖國美好前景的認識。由于我是民主黨派九三學社成員,借助于九三學社的“請進來”計劃,把余先生夫婦推薦給九三學社北京市委,由當時的市委主委、我國著名的女地質學家郝詒純院士出面邀請余、盛兩位教授在北京市進行考察活動一周。他們感到收獲很大,向郝詒純院士面談了他們的認識體會,并就我國政府的對美、對日和對臺政策提出了很好的建議。平時,盛孝玲教授還寄信給我,直接反映她的看法和建議,并請我通過國務院參事室這個重要渠道報送給中國國務院領導同志,按照統戰工作要求,我都及時向參事室領導匯報了這些情況,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我的另一位統戰聯誼戰線上的朋友是許靖華先生,他是有重要國際影響和學術地位的海外華人學者,比我年長4歲。許先生是江蘇揚州人,解放前由南京大學地質系畢業后去美國留學,取得博士學位,并在美國工作了一個較長時期后又去瑞士,在蘇黎世的瑞士聯邦理工大學任教,現已定居在英國倫敦。許靖華先生是世界著名地質學家,美國科學院外籍院士,臺灣中央研究院院士,地中海國家科學院院士和世界一些著名大學的客座教授,曾榮獲相當于地質學界諾貝爾獎的英國地質大獎,也獲得過美國的地質大獎,他在沉積巖石學、海洋地質學、石油地質學、構造地質學等領域有許多重大成就,當選為國際沉積巖石學學會主席等多項職務。許院士利用他的特殊身份,在七十年代幫助我國恢復了在國際地質科學聯合會內的合法席位,驅逐了臺灣代表。為此,當年方毅副總理親自到北京國際機場迎接許先生,并專門為許靖華院士鋪了紅地毯。他多次來中國幫助我國進行地質調查研究,解決找礦和找油問題,并先后在美國和瑞士培養了大批中國留學生和訪問學者。他經好友楊振寧先生推薦,擔任中國何梁何利基金獎評審委員,每年都來中國進行評審工作。在一次會議上他見到了國務院參事室前主任徐志堅同志,提出要幫助中國解決水資源匱乏問題。2001年3月國務院參事室在京舉辦了許靖華集成水路新理論與技術研討會,邀請中國水資源科學領域的多位院士、專家和部分國務院參事參加,討論了兩天,我受參事室徐主任委托主持這個會議,使我和許先生結下了不解之緣。

  許先生的愛國情懷盡人皆知,他的父親生前也是一位九三學社社員。為此,我以九三學社北京市委聯絡委員會主任的身份,建議九三北京市委邀請許先生來九三北京市委機關與有關人員進行座談,并在北京市一些單位考察,田麥久主委、王琳、蔡少青副主委和劉秀晨參事當時都參與了對他的接待。許先生盡管年事已高但仍精力充沛,一心要運用他的集成水路理論與專利技術幫助祖國解決水的問題。他已在云南滇池、北京玉淵潭和翠湖濕地進行了水質凈化試驗,尋找解決水污染問題的新途徑;他還在甘肅武威的民勤進行了毛細灌溉試驗研究,為落實溫家寶總理的“決不讓民勤成為第二個羅布泊”的批示作貢獻。我請石定寰參事和閃淳昌參事一起幫助許先生完成他的愛國心愿,等于我們三位國務院參事共同作許先生的統戰聯誼工作。許先生曾通過僑聯給溫家寶總理寫信匯報他在中國的工作情況和他的迫切心情,得到了家寶總理的回信和對有關部門的批示。從家寶總理給許先生的回信中可以看出總理對許先生是非常尊重和關心的。由于總理工作非常忙,抽不出時間,特委派時任國家發改委副主任的李盛霖同志代表總理看望許先生。盛霖同志攜同科技部、國土資源部和國資委的負責同志一起到友誼賓館看望許先生并與他座談,聽取他的意見和建議,我也應邀參加了這次會見并合影留念。此外,我們三位參事也曾聯名在2007年給家寶總理寫信,請總理對許先生要幫助中國做的工作項目給予關注,家寶總理也作了重要批示。石定寰參事還幫助許先生與具體有關部門聯系落實項目。許先生將在北京翠湖公園和廣東的東莞進行更大規模的水質凈化試驗。我們幾位國務院參事衷心預祝他取得更大成功。也希望他在統戰聯誼方面幫助我們做更多工作。

  有道是“參事工作十四載,統戰聯誼未忘懷”,我在努力調研和寫建議的同時,始終未敢忘記我肩負的另一項重要工作任務:統戰聯誼,只要有機會,我就要盡量做好這方面的工作。我的朋友和學生在海外工作的不少,他們中有些人經常與我聯系。我們國務院參事和各地政府參事大都有這種條件,我們大家應多關注統戰聯誼工作,這也是我們參事應盡的神圣職責。

    
    
    
    
    
    
ag亚游手机亚洲最佳平台-亚游会ag8_ag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