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而不休創編我們自己的雜志
來源:九三學社首都經貿大學(東區)支社 張亞平  日期:2013-12-19  瀏覽次數:


九期《桑榆頌》 九束夕陽花


首都經濟貿易大學離退休老教師的雜志《桑榆頌》第10期如期出版。

光陰荏苒。不知不覺,《桑榆頌》竟款款前行整整5年。

那向全校教職員工征集刊名的熱烈情景還在眼前。

2009年的春天,各式紙張雪片似的,載來33位老同志千思萬想出的叮咚作響、神采飛揚的芳名!

那一刻,驚喜而又感動地讀著一頁頁文字,仿佛,觸到一顆顆真誠懇切的赤子之心。

編委們用溫暖的手指撫過一個個待選刊名,最終忍痛割愛,只留下校紀委書記趙鳳啟題名的“桑榆頌”——既隱喻我們年齡的特征,贊嘆離退休生活的美好與安逸;又好記、上口,讀起來抑揚鏗鏘,透著老驥伏櫪的豪情。

對桑榆之年高歌祝頌,以達觀豪邁之情,一掃所謂“暮年”的傷感,這是《桑榆頌》陽光般的樂觀基調。

《桑榆頌》應老同志們心靈呼喚而生,老人們在《桑榆頌》相識相知、相通相依。

5年來,《桑榆頌》在編委們的敬業工作和1400名離退休老教師的呵護下茁壯成長。2011年,《桑榆頌》以篇頁最多、欄目最廣、發行最大、內容最活,獲“北京高校系統離退休工作優秀期刊”獎。

校黨委宣傳部對于《桑榆頌》有著非常積極的評價,校報熱情向我們征稿;在歷期《桑榆頌》發表的《紅廟軼事》《細白的面條、綿長的思緒》、詩歌《航空英雄贊歌——獻給航空英雄羅陽同志》被《北京晚報》《中國老年》《法制晚報》等名報刊轉載,市老教協主辦的《老教育工作者之友》更是刊登、轉載詩文、照片幾十件;《桑榆頌》在高校界口碑很好,學校計劃將5年來的《桑榆頌》提供給《北京市教育志》,作為首都經貿大學實物史料。

眾多離退休老同志的參與,使我們辦刊的宗旨:真實性、廣泛性、可讀性、教育性、啟發性、愉悅性有了全面完整的體現。一片花瓣一個“點”,正是這每一個點每一枚花瓣的燦爛展示,才使整體生動瑰麗!

報刊如人。一份報刊可以看出辦刊者的心氣與品位。

年年歲歲,一頁頁日歷翻過,我們的言語行為留在了時間長河中,形成了有字或無字的史記。《桑榆頌》無特殊的個性張揚,無卓然的風采抖落,卻也兢兢業業、勤勤懇懇,用功地記錄了老教師的喜憂瑣事、學術業績;隨之,也寫下了期刊本身從粗到精、從單純到豐滿、從開創到成熟的成長史。

成就有聲,奉獻無言。《桑榆頌》,我們自己的期刊。陪伴我們安度著精彩的桑榆之年。

在學校參與辦刊的過程中,歷練了我自己的邏輯思考、新聞采訪、寫作、攝影、美編和排版能力,以及與各功能部門的溝通能力。

在參與主編學校期刊的同時,我走進了網絡世界。忽發奇想,何不在這網上辦自己主筆的期刊,電子版期刊?

“圖書館學”專業知識告訴我們:雜志——專刊文學作品、游記和娛樂性文章、兼顧評論的一種媒體。

世界上最早出版的雜志是1665年法國人薩羅在阿姆斯特丹出版的《學者雜志》。1703年,《魯賓遜漂流記》的作者丹尼•笛福在倫敦出版了定期刊物《評論》。

美國最早發行的雜志是富蘭克林17411月模仿英國雜志出版的月刊《美洲雜志》和《將軍雜志》。

中國最早的雜志為德國漢學家郭實臘18337月在廣州創辦的《東西洋考每月統記傳》。發行時間延續5年多,版式采用中國傳統書本樣式,刊期使用清代皇帝年號紀年。

現在,在網絡上辦個自己的雜志,也可以啊。

沒有策劃辦刊宗旨,沒有制定辦刊模式。只為有著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做一個沒有思想禁錮、天馬行空自由自在的作者與讀者,只為讓文化浸潤我退而不休的生活,只為“寫作”這種生活方式帶給我的無限快樂!

于是,樂齡網上辦自己主編的不定期雜志,成為亞平退休生活中的興奮點、推動幸福指數上升的動力。欄目模式——旅游、攝影、文學、家常、娛樂、雜談、健身……嚴肅的、歡樂的,五彩繽紛、色香俱全。

由于讀者的熱情反饋、互動,豐盈了我的期刊雜志,使其多元化、多維化,立體起來、活潑起來、厚重起來!又反過來回報給我的精神世界,使我快慰。感謝網絡,助我構筑另一番人生景致,尋求到屬于自己的精神家園。感謝我的眾樂友,與我交流心得、心聲和心情。

網絡之友,一個素未平生,或許永無謀面可能的群體。

沒有絲毫物質的利欲,只有寬厚精神的關愛。對此,亞平深藏于心,感恩于情。

一直有個愿望,就是,擁有自己的2分地,搭一個花棚,展一派新練,隨心所欲,養花種菜。而實質花園菜地的擁有在北京城是不可能的。然,樂齡網上的耕耘實現了我精神家園的花團錦繡。

網絡著實厲害。通過我的“網絡電子版雜志”,拙文被更多的讀者檢索、閱覽。我的《水是我故鄉》被《北京晚報》刊用;《冬日里的旅行》、《今天的哭泣源于遙遠的兒女童稚時》、《光和影的藝術走進百姓家》被北京《老教育工作者之友》登載;散文《生命之美》被《老教育工作者之友》選作“卷首語”。

先父的學生看到我的《父親張迅如》,多方尋覓,通過九三學社北京市委找到我,中斷了半個多世紀的師生情緣得已連續;《中國老年》雜志看到樂齡網上我的游記,先刊載,再通過首都經貿大學輾轉找到我,付稿酬,建立固定聯系;又刊登了我的《細白的面條綿長的思緒》。

網上辦刊,使我可以不做“空巢老人”,使我的原本只照料一個老伴的退休生活變得內容豐厚起來、價值豐盈起來,心情更加愉悅。

我的網上精神家園,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樂友們的歡樂雅評、幽默調侃,常常令我面對電腦感動得淚眼婆娑,被感染得笑出了聲。

人是在期望中活著的。“每天都有新鮮、驚喜”的期望實現,每天都在成為可能。

退而不休、筆耕不止、做勤謹的主筆、快樂地主編自己的雜志,回報豐厚。這樣的生活狀態,歡快、美麗,延年益壽。

    
    
    
    
    
    
ag亚游手机亚洲最佳平台-亚游会ag8_ag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