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登上國際列車……
來源:九三學社首都經貿大學(東區)支社 張亞平  日期:2014-01-10  瀏覽次數:


擦得錚亮國際列車




土豪級車廂


2013年末,兒子說,元旦假日要帶我見識國際列車。

他說:“經張家口往北去莫斯科的國際列車每周只在星期三發一趟。而碰巧2014年元旦放假是在周三,多少年都沒有這么巧的。”

我說,我想去。

好,一眨眼的功夫,變戲法似的在網上買了兩張北京到張家口K3和兩張張家口到張家口南老站的6088次車票。國際列車只有包廂臥鋪,64.5元一張,而那6088次綠皮車是大同到張家口南,我們只坐一站,1元。

心里很興奮。期待著那與兒子同乘國際列車、共度的一整天。

元旦一早5:00我就起來了,摸摸索索做準備。到北京站,天還沒亮,北京站的鐘聲報時:7:00整。檢票后進入站臺,兒子說,還有20分鐘才開車,咱們坐的車廂在后面,咱從車頭開始,往后走,好好看看國際列車外觀!

國際列車也是綠皮車,但是車皮擦得錚亮。有東德老車廂、老水牌,和現在的字體是不一樣的。這是只到二連浩特的國內站車廂,到二連浩特就會將這二節車廂“摘”了。

上車后,兒子把我安頓好,說出去看看。一忽兒回來說:走,咱們參觀土豪級別的高包(高級包廂)去!原來他剛去看看能不能到各個車廂參觀,嗬,沒人管,所有車廂的門都開著,可以走遍。

“土豪級”車廂,棗紅色門窗墻面,薄紗般陽光的照射,使整個車廂更蒙上一層神秘的色彩。這種車廂,軟臥“18型”、“19型”,定員16人,每個包廂兩個軟臥鋪位,有獨立衛生間、浴室。這種車廂是每個包廂四人的軟臥,沒有獨立衛生間,普通硬臥,定員36人。

我們從“加Ⅰ”、“加Ⅱ”硬臥車廂,餐車、硬臥、普通軟臥,一直走到豪華高包。邊走兒子邊說:“上世紀60年代中蘇關系緊張時,這趟車幾乎無人,列車員不能下車、拍照、亂跑,只能帶《人民日報》。而現在,夏季一票難求。”

到達張家口南站時,車窗上映出的車站鐘表時間——1140

忽然想到20年前,我們在山東旅游,乘客輪到長島。兒子8歲,“78歲討狗嫌”,調皮、不識閑兒,也正是對世上一切都充滿好奇的年齡。他獨自走遍客輪上的所有角落,走到底層轟鳴震耳的機艙,看駕駛員們怎樣駕駛輪船。然后跑到客艙,叫上我,拉著我順又窄又陡的階梯,一步步走到機艙參觀,讓我分享他認知世界的快樂!

那時候,是我們帶他到天地間認識世界;現在,是他帶我們走到外面的世界,打開更廣闊更遼遠的視野。

到張家口南站沒動窩,看著K3飛速而去,轉身上了剛剛進站的6088次列車。

民國時的張家口老站,已廢棄成遺址。計劃是中午到張家口,吃過飯看看張家口老車站,就乘長途汽車往回走。晚上還要聽維也納新年音樂會。這是不能忽略的新年節目。

17:30進家門,離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直播還差40分鐘。

睿笑道:跟《環球80天》提前1天到目的地似的。

孩子的策劃、運作嚴絲合縫。

完美溫馨的元旦。

 

K3次國際列車從北京站出來后先往南經北京南站再往西,走豐(臺)沙(城)線,之后與從八達嶺過來的京包(頭)線會合,繼續往西走到張家口。一路長城內外、山水之中,不知鋪陳著、隱沒著多少滄桑故事。

兒子一上車就說:“我要給你介紹一路風光。”

您看那是落坡嶺,車迷的拍車圣地。原來有機(車)房、幾個老機車,這高山上就是車迷拍攝制高點。

“這是原來的安家莊車站,4415(次列車)原來還在這兒停靠,現在已經沒有站了。”

“過一會再接著介紹經典景點啊,休息20分鐘。”

“雁翅。”“珠窩。”兒子不看站牌,站名脫口而出,比路邊一掠而過的站牌還快。

“珍珠湖,永定河截出的小水庫,這里有個廢棄的發電廠。”睿說,“(2013年)9月我在這里呆了6個小時。十幾米高的樓房,基本無人。走進去,窄窄的晃動的梯子。出來時遇到幾個工人,謊稱走錯了,誤進來,實為探險。”

“幽州。”

“是北京老名那個幽州么?”我問。(后來查,是現河北省懷來縣官廳鎮治下的幽州村,位于懷來縣與北京門頭溝區交界。)其實,古幽州的范圍很大,是北國大片地區,東至遼寧,西至山西。

孩子說:“早年這里有幽州車站,因為環境太差,撤了。現在還有廢墟遺址。”

大秦鐵路。往遠看,那是從大同拉煤到秦皇島的列車。

這是一條不接待旅客、只接待煤炭的鐵路線。一條“煤之河流”,上游是中國最重要的晉陜蒙煤炭基地,下游是世界最大的煤炭外運碼頭秦皇島港;是世界上煤炭運量最大的重載鐵路線。這種運煤火車單列最大載重2萬噸,由4節機車共同牽引210節車廂,列車總長度達2600米。

你看中間兩臺白色機車,是增加車輛拖拉力量的,拉著萬噸大列到秦皇島后,煤要轉船走海路到南方,火力發電用。

新保安。車開得明顯加快了。睿說,這段線路好,又平又直,就開得快。

“邢家。”又是只看地形地貌就說出這里的站名。

站牌上可見沙城的下一站:土木堡。明朝正統十四年(1449年)土木之變。在河北懷來土木堡兩軍會戰,明英宗被瓦剌也先俘獲;四朝老臣張輔、駙馬井源、兵部尚書鄺埜、戶部尚書王佐、侍郎丁銘、王永和以及內閣成員曹鼎、張益等五十余人全部被殺,無數文官武將戰死;財產損失不計其數;五十萬大軍全軍覆沒,最為精銳的三大營部隊亦隨之毀于一旦;京城的門戶已洞開。強盛的大明朝由盛轉衰。

過了一會子,兒子接著說:“再介紹一個經典景點:傳說中的雞鳴驛。”

“有西太后故居。不過后來修的太新了,很無聊。”

睿對于外行亂修、破壞古跡,有點惆悵。

雞鳴驛城,建于明代(1368-1644年)的驛站遺存。是北京通往張家口的交通要道和軍事要塞,中國古代郵驛功能最全的驛站,重要的軍事、交通與郵驛。被稱為郵政考古、機要考古“活化石”。兩次被列入世界瀕危遺產名單。

晨靄籠罩中,那些黃的土坯房和灰的、紅的瓦楞房頂,那在城的上空飄蕩的炊煙,那間或伸出的老樹枝椏,都顯得蒼涼、神秘而充滿誘惑。

八國聯軍進入北京,慈禧太后倉皇出逃,到雞鳴驛落腳,住了一夜。《清史》:“……已未,德、奧、美、法、英、意、日、俄八國聯軍聯兵陷京師。庚申,上奉皇太后如太原……乙丑,次雞鳴驛”。

雞鳴驛,最早是成吉思汗率兵西征,在通往西域的大道上開辟驛路,設置的驛站。明朝永樂十八年(公元1420年),雞鳴驛擴建為宣化府進京師的第一大站。自從1913年北洋政府“裁汰驛站,開辦郵政”把它淘汰出歷史舞臺,這座古城已經被人們遺忘整整100年了,沒有幾個人知道這么一座周長近2000米的古驛城當初在中國歷史上是何等重要。

雞鳴驛所處的驛路,即如今110國道的前身,早在先秦時代就以“上谷干道”聞名于世,后,歷代為東經居庸去燕、冀,西到大同、新疆,南通飛狐(河北蔚縣南)、紫荊關(位于河北易縣,長城關隘之一),北達庫倫(今蒙古國烏蘭巴托)、俄羅斯的必經之路。

我們所乘國際列車正在經過此路。可以想見當年驛卒夜持炬火、飛馬傳驛,行人避讓,鋪人出俟的緊張壯觀情景。

成吉思汗并不只識彎弓射大雕。率領千軍萬馬橫掃歐亞大陸,在留下英雄傳奇的同時,又把神話從馬背演繹到陸地上。粗覽唐宋元明清史,元代對驛站的記述最為詳盡具體。

一輛橘黃色的機車帶著一列車與我們乘坐的K3擦肩而過,“4488”,睿說。“從張家口回京的,每站必停。”

“那橘黃色機車是法國阿爾斯通造的8K電力機車,看一次少一次,很多都報廢了。法國造,橘黃色,車迷比較喜歡,這輛車上會有許多車迷在那兒拍照。”

嚴冬塞外古道邊,茫茫枯草、莽莽蒼山。

過了沙城,兒子說:“您看那三條鐵道,最外邊的是從京包線并過來的。這趟K3早年從我們居住的石佛營經過。”

——兒子3歲以前,我們家住在鐵道邊。從一兩歲起,看火車就是孩子每天歡欣鼓舞、看不夠的精彩節目。

我說,那你3歲就看過K3次國際列車了。

睿笑道:從理論上講,是這樣。

最后,我們此行的目的地,張家口車站。

一座值得記住的歷史遺跡。

百年老站張家口車站,詹天佑修建于1909年。

張家口站,中國第一條鐵路終點站。詹天佑,孫中山等都曾到此視察京張鐵路。

只有少數幾趟慢車還會停靠在這座百年老站上。站前有一個小廣場,小廣場南側是候車室兼售票廳,東側一排房子是出站口和另一處旅客休息處。雖然車站很小,但是還是有著濃濃的“火車站氣氛”。

張家口在鐵路建成之前已是內陸重要的大型商埠,尤其是以牲畜和毛皮生意為主。在鐵路修建前,張家口的牲畜交易已經占全國交易量的3/4。張家口的地理位置,歷史上就是兵家必爭之地。所以中國人將自己修建的第一條鐵路選擇了通往張家口。京張鐵路給張家口帶來的發展,乃至對中國以后鐵路網的建設,尤其是對西北鐵路網的建設所打下的基礎是不能忘記的。沒有京張鐵路,也就沒有后來的京綏、京包鐵路。

“中國確實進步遲緩,但雖遲緩,卻是確實地前進了。”這是詹天佑在京張鐵路通車典禮上用英語致辭時所說的。100年前,當第一列蒸汽機車蹣跚著翻山越嶺從北京奔向張家口時,鐵路、火車對于中國人來說還是一種神奇、稀罕的東西。100年后的今天,鐵路已經是人們生活中重要的組成部分。新的京張高鐵建成后,北京到張家口只有1小時的時間。這一切的基石就是眼前這已經誕生了100年的京張鐵路。

20多年前,媽媽說什么,兒子從不知道應該記下來;今天,兒子宣講各種知識,媽媽忙不迭地做筆記,呵呵!

是為元旦體驗國際列車走京張鐵路游歷所記。

    
    
    
    
    
    
ag亚游手机亚洲最佳平台-亚游会ag8_ag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