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冬話
來源:九三學社首都經貿大學(東區)支社 張亞平  日期:2014-01-26  瀏覽次數:


北京冬話




蒼松的冬裝




太液池中的枯荷,浩大的儀式般的冰上廣場舞




喜鵲在故宮宮殿鴟吻上曬太陽


看朋友的《富陽郁達夫故居》照片,想起這位有著一生五光十色奇異經歷的中國文人。

“認識”郁達夫是在1968-1969年,在冰天雪地的內蒙古呼倫貝爾盟插隊時。

滴水成冰的北國寒冬,我和妹妹沒有盤纏回北京,就和社員一樣,貓冬。

總不能無所事事。串門閑聊的時候,發現當地老高中知青有書、有課本!喜出望外。初二輟學的亞平,數理化看不懂,就借語文、歷史書和小說看。這樣,在北大荒知青點的炕頭上、油燈下,結識了一些五四以來的新文人和他們細膩優美的文章。極度的鄉愁引導著我對郁達夫《故都的秋》、《北京的四季》等帶著江南味道描寫北京的文章情有獨鐘。

文壇專門寫北京之冬的文章不多,抱著摯愛故都之心,寫成最動人心弦、別出心裁歌詠北京凜冽之冬文章的,竟是溫山軟水江南文人郁達夫。

“北平的冬天,冷雖則比南方要冷得多,但是北方生活的偉大幽閑,也只有在冬季,使人感受得最澈底。”

“尤其會得使你感覺到屋內的溫軟堪戀的,是屋外窗外面烏烏在叫嘯的西北風。天色老是灰沉沉的,路上面也老是灰的圍障,而從風塵灰土中下車,一踏進屋里,就覺得一團春氣,包圍在你的左右四周,使你馬上就忘記了屋外的一切寒冬的苦楚。”

是的,那年冬春之交江南藍藍來北京,大呼:“北京冬天真暖和,太陽這么好!”那就是陰冷寒冬的南方到北京后對“冬”的重新認識和感覺。

如果,貝加爾湖南下的冷空氣恰好與南方北上的暖濕氣流相遇,數日來的灰暗天空,愁云一掃,忽然變得澄清見底,翳障全無。興致盎然的攝影者會趕著踏雪訪松探柏,覓竹尋梅。

郁達夫說:“北平郊外的一片大雪地,無數枯樹林,以及西山隱隱現現的不少白峰頭,和時時吹來的幾陣雪樣的西北風,所給與人的印象,實在是深刻,偉大,神秘到了不可以言語來形容。”

“北平的冬宵,更是一個特別適合于看書,寫信,追思過去,與作閑談說廢話的絕妙時間。”

“像這一種可寶貴的記憶,像這一種最深沉的情調,本來也就是一生中不能夠多享受幾次的曇花佳境,可是若不是在北平的冬天的夜里,那趣味也一定不會得像如此的悠長。 ”

是的。不過,發散性想象力異常豐富的郁達夫,絕不會想到80年后的北京住民,是這樣平安度過寒冬長夜的:花生米佐伴醇酒小酌的暢談還有,卻很少有紅泥小爐可圍坐了。可圍坐的,是一個巨大、溫暖的樂齡網絡,北京樂齡人在屏幕前,整理白日拍攝的冬景,撰寫抒發心情的小文。

現如今北京的冬季,藍天似海的日子越來越少了。

只希望“美麗北京”不再是夢。

祈望北京的冬天,多雪,兆豐年。

    
    
    
    
    
    
ag亚游手机亚洲最佳平台-亚游会ag8_ag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