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風球”——訪港見聞
來源:九三學社國家電網公司委員會  周蔚宜  日期:2014-09-25  瀏覽次數:

“風球”這2個字,對于生活在內陸北方的我們來說,是一個陌生的名詞,只有在香港才聽說過,原來“風球”在香港是用來進行臺風預報的。

每年夏季臺風的來來去去,對不在海邊生活的人們來說,沒有太大的影響。來到臨海的香港,年年都會有幾次與臺風遭遇。在見識了狂風怒號、暴雨傾盆的同時,讓我更多地體會了這里的臺風預報與人們生活的息息相關。

2012年的“韋特森”強臺風來臨時,我剛來香港不久,當時正在樓下的圓方商場購物。下午3點多,商場的服務臺上擺起了一個寫有黑字的白色牌子,不知是何意思,再看,上面有文字寫的是《3號強風預報》。這時的街道、城市沒有什么異樣,人們照常在購物、上班,走到外面已有風起,開始有小雨,回到家里,逐漸地雨驟風狂、雷電交加,持續了整整一個晚上。那次是臨時赴港,沒有看電視,第二天看報紙,才知道已懸掛了10號“風球”,臺風風力達到了13級,已是香港13年不遇的超強臺風。所幸的是,香港除了有人受傷,倒塌了一些樹木外,沒有一個人遇難。當我在大堂物業再次看到預報臺風情況的標識牌時,忽然意識到,香港的臺風預報對減輕災害的損失可能功不可沒。

又有一次,晨起下樓送孫子上幼兒園,每天都是校巴在門口接送孩子們上下學,到點了,車卻沒來,奇怪的是樓下大廳里平日熙熙攘攘的孩子、家長和菲傭也沒了蹤跡,只有我們和剛從英國搬來的伊莎貝爾和她姥姥兩家人在等候,等了許久也不見車來,這才想起問一問大堂的物業管理人員。一看,工作臺上已擺上了《3號強風預報》信號的牌子,再問,原來香港規定,發了3號臺風“風球”信號,小學及幼稚園全部停課,校車停開,在香港是不需要另行通知的,只有我們剛來的兩家人還不知道。啊,原來這個“風球”信號這么重要啊!我們兩家人會心一笑,各自打道回府。

由于以上的兩次經歷,所見到的臺風預報的那些數字和奇型怪狀的讓人看不懂的符號,與“風球”有什么關系?與臺風又有什么聯系?于是我開始對香港臺風的“風球”預報好奇起來。

據載:香港的“風球”預報由來已久,它源于英國殖民統治時期,1883年成立的香港天文臺為了方便航海人士出海的安全,于1884年起就設立了熱帶氣旋預告信號,如有熱帶氣旋在香港的800公里范圍內集結,即發出警告信號,最早是在沿海設立了多個信號站,掛上圓形、圓錐形或球形的“風球',并加上鳴炮預報臺風,逐漸發展到近年利用通訊工具而取消了信號站,真正的“風球”也只有在香港的臺風圖片展覽上才能看得見了。

現在使用的臺風警告信號用一組黑色的數字和圖形來表示,采用統一的白色底板,這一組數字并不連續,經多年使用和不斷的完善修改,雖然并不一定很專業,但認為能夠比較簡潔而明確地預報臺風的風力,而圖形標識則沿用英國早期航海警告通用的符號,一直沿續至今,只是習慣上,很多人還是把它叫做“風球”“打波”等等。

這一組五種臺風“風球”預報的標識和數值代表的意思如下:

  一號戒備信號

三號強風信號

八號烈風或暴風信號又分別為以下4種:

  八號東南烈風或暴風信號

  八號東北烈風或暴風信號

  八號西南烈風或暴風信號

  八號西北烈風或暴風信號

  九號烈風或暴風增強信號

  十號颶風信號

戒備——表示有熱帶氣旋在香港的800公里范圍內

強風——表示持續風力達到每小時41-62公里,6-7

烈風或暴風——表示持續風力達到每小時63-117公里,8-11

颶風——表示持續風力達到每小時118公里以上,12級以上

如果沒有文字說明,這些符號的確會讓人丈二和尚摸不著頭,這里為什么沒有24567號風球?

香港采用的數字是1號最弱,10號最強,1-3均為戒備信號,后來簡化了24,認為不用分太細,5-8號風力是一樣的,只是代表不同的風向,故改為8號東北、8號東南、8號西北、8號西南,9號比8號強,大家認同,十號代表臺風在香港登陸,風眼在香港中心。香港使用的基本和英國一樣,但與目前英國和世界氣象組織使用的蒲氏風力級數還不完全一樣,有些差別。

此外,暴雨警告是另發的信號,按照由大到小,分黑、紅、橙。

由于有了以上規定,一旦天文臺發出臺風或暴雨信號,政府新聞處立即通知全市各類傳媒、電臺、電視臺實時廣播,要求官方的香港電臺及香港商業電臺每小時的15'30'45'484次廣播,英文臺每半小時廣播一次,電視臺將信號標示在屏幕畫面上方,除了電視、廣播、網絡、手機,在地鐵、商場、住宅小區、醫院全部都擺出統一的黑底白字信號標志,按照相關的計劃和指引,由1級臺風預報開始,隨著風力的增大,到達3號風球預報時小學和幼稚園停課,達到8號風球前2小時的預報,上班族會收到公司的提醒提早下班,所有學校全部停課,社會上的各項活動因天氣原因取消,醫院的普通科門診全部關閉,香港最重要的金融交易市場停止交易活動,香港往來澳門、港島往來離島及渡海小輪均停止服務,社區開放庇護站,警察舒緩下班人流,消防人員處理倒塌的樹木,媒體及時預告臺風進展,政府和民間機構各司其職,風災應變幾已成為香港的自然反應,因而大風大雨來臨前,無論在家、在商廈、在辦公地點、交通工具上,市民都能提早知道臺風的蹤跡而提前做好準備和預防。

暴雨的“紅雨”警告同3號風球,小學和幼稚園不上學,“黑雨”警告同8號“風球'及以上,統一停工、停航。

回想八十年代,我去杭州參加一個全國性的游泳比賽作裁判員遭遇唯一的一次強臺風暴雨經歷至今歷歷在目。我們在露天的包玉剛游泳池舉行全國性的游泳比賽,下午4點,比賽正在進行中,突然狂風大作、大雨傾盆,看臺上的流水像瀑布一樣流向泳池,正在比賽中的運動員、裁判員、工作人員全被澆成了落湯雞,沒有任何征兆襲來的強臺風突兀地中止了比賽,天完全黑了下來,經過幾個小時,全體人員才被撤回下榻的賓館,我想,當時大概是沒有預報,至少是我們的競賽委員會沒有接到臺風的預報通知或者是沒有重視天氣預報。不過,隨著科技和通訊手段的發展,現在我們的沿海和內陸臺風和天氣預報也逐步完善和及時起來,但是我們還不時地聽到有關大風暴雨過后私家車、公交車被淹和人員傷亡的令人痛心的消息。

惡劣天氣是對一個城市政府管理水平的考驗,僅有預報還不行,政府各職能的配合也很關鍵,而更重要的是,要培養全民的危機意識。在香港,有災害預報后,對于幾號“風球”及“黑雨”警告的含義、一般緊急事故的處理措施,能夠做到人人都知道,絕不是一日之功。特區政府從小學開始,就著手培養全民的危機意識,開展教導市民如何應對災難的培訓和實地演習等活動,所以一掛“風球”或有“黑雨”預報,學生就知道應留在家中,如已上學,應留在學校,直到情況許可才能回家。在政府的全力統籌下,教育局頒發了《熱帶氣旋及持續大雨幼稚園及日校使用的安排》等有關文件;負責組織娛樂活動的康文署也規定了8號“風球”或“黑雨”后應采取的應對措施;民政事務署會在8號“風球”期間為露宿街頭的人設置臨時庇護中心;保安局制定的天災應急計劃詳細規定了政府各部門的具體任務,并指定了責任人;各企業則按照勞工處提供的有關手冊指引下,在臺風到來前的2小時前配合預警允許員工提前下班、戶外作業人員停止作業等;特區政府吸取以往災害的教訓,不斷完善和改進預警機制,不斷地改善市政設施,更在1996年對香港的整個市政交通、防洪、建筑等進行了一系列的加固改造,市區防洪水平現已達到200年一遇的水平,所以說,有了全面的防范措施和全體市民的配合,才有可能減低災害的危害,保障公民的生命財產安全。

香港在“韋特森”等臺風及今年九月剛過去掛了8號風球的“海鷗”臺風過后,除有人受傷,倒了部分樹木外,沒有人員遇難。臺風氣勢洶洶來,波瀾不驚走,除整個市政交通、防洪、建筑等硬件設施過硬外,也因政府和企業、市民間達成了共識,有一套組織嚴密、運行良好的制度,這套制度在臺風來臨會自動啟動,才使臺風的襲擊變成了整個社會有序的防范和對抗天災的統一行動。在強臺風和黑雨來臨時,毋需政府時時處處去督導忙碌,每個人每個組織都是決策中心和責任中心,都知道如何作出對社會和個人負責任的行動,其實對每一個人來說,當災害來臨時,呆在家里睡覺和看電視、與家人和孩子休閑地度假,亦是一件多么愜意的事啊,但是在休息的同時他們還需要隨時關心“風球”預報的變化,因為還有規定,天文臺取消8號“風球”后2小時工作人員必須自覺地回到工作單位,這當然與香港地域小有關。

由于熱帶氣旋的形成和走向有一定的不確定性,預報有較大的難度,所以雖然在香港,對災害預警的方法和實施的具體細節,還有一些不同的意見和看法,還有改進的空間,但是在多年的臺風和暴雨、山石傾泄等災害來臨時,這一套方法在保護全體公民的生命財產方面起到很大的作用,得到了全民的支持,取得良好的社會效益。

通過對香港臺風預報的了解,我體會到,我們有必要學習世界各地對付自然災害的經驗和教訓,不斷提高和完善預警的機制和對付災害的方法,在自然災害來臨時盡量地縮小災害對人民生命財產的危害。

 

    
    
    
    
    
    
ag亚游手机亚洲最佳平台-亚游会ag8_ag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