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繼輝:身處天翻地覆的大環境,不要忘記敬畏之心…
來源:轉自微信公眾號《譯·世界》   日期:2016-05-27  瀏覽次數:

 編者按  今天推出“大咖講堂”第4篇,北京大學MTI教育中心王繼輝教授在“中外語言服務人才培養模式國際研討會”上的講演。他主張,對于翻譯事業,應以敬畏之心,“擺正傳統與科技的關系,不一窩蜂,不一刀切,不刻意鼓吹技術至上”。

以下為王繼輝教授的講話實錄:

我是做歐洲中世紀文化研究的,主要研究領域在古北歐神話、西方版本目錄學、歷史語言學。顯然,這次會議給我的題目對我是個挑戰。作為外行人,我只談感想,對與錯不算數,僅供大家參考。

從未有任何一次技術變革像今天大數據革命一樣,對人們造成如此重大的沖擊

我讀書時在國外住了近十年,1994年回國,那時,IBM486、摩托羅拉翻蓋手機剛上市不久,BP機仍在使用,我記得,高校里很多老師還在拒絕使用這些似乎是商人標配的時髦玩意兒。

接下來的時間,信息技術的發展開始加速,我們生活中的一切都在發生著日新月異的變化。面的變成了漂亮的現代,大哥大變成了智能蘋果,教室中的粉筆也早已被投影PPT取代,這些對我們來說仿佛是一夜之間發生的事,一路走來,我們覺得大致自然,沒有什么稀奇。但是,撲面而來的大數據不一樣了。

想想近幾十年發生的事,似乎從來沒有任何一次技術變革能像今天的大數據革命一樣,能于短短的數年之內,在人們心目中造成如此重大的沖擊,互聯網、物聯網、云計算、智慧城市、智慧地球等新鮮的概念,正在使空前規模的數據,形成一個與物理空間平行的數字空間。

如今,大數據似乎早已從少數科學家的主張,一舉變成了全球領軍公司的戰略實踐,變成了世界頂級大國在全球范圍內博弈的競爭戰略。

2020年,中國數據規模就將超過美國,躍居世界首位了

最近這兩年,我不斷地聽朋友們說,我們日益強大的中國也逐漸顯示出數據強國的優勢。我的腦子對此當然是一片迷茫。為了給自己普及一下科學常識,我新近買了一本名叫《大數據:領導干部讀本》的書。根據本書眾多名人的推薦,這肯定是一本好書,既是好書,非領導干部讀起來也會有很好的效果。無論如何,我從中學到了很多東西,其中提供的一組數據尤其讓我深有感觸:

12016-2020年,全球數據規模將增長10余倍。

2、到2020年,數據量將由當前的4.4萬億GB,增長至44萬億GB,平均2年翻一番。

3、從中國的數據增長情況看,2010年中國數據占全球數據總量的10%2013年占13%2020年將達到18%,屆時,中國的數據規模將超過美國的數據規模,將躍居世界首位。

我國語言服務行業面臨“天翻地覆”的大環境

這是多大的一個事情,可謂翻天覆地。在這么一個大環境下,我國的語言服務產業會發生怎樣的變化?我這兒還有兩組數據:

1、從全球語言服務產業增長趨勢看,2014年全球語言服務市場總產值為314.9億美元,自2008年到2014年,全球語言服務市場總值年增幅在兩位數以上(Common Sense Advisory)。

2、從我國翻譯服務企業數量的變化上看,2000-2013年的14年間,我國翻譯服務企業數量一直呈逐年穩步增長的趨勢,截至2013年,我國的翻譯服務企業已有55,975家。

可見,我們既有大的國際發展環境,也有在這一大環境中,我國語言服務行業加速發展的可能與趨勢。

語言行業巨變,但對人文學科的翻譯需存敬畏之心

那么,作為語言服務行業前端的翻譯教育業應該如何面對這一既無法忽視,又無法回避的大變革呢?對此,我有兩個思考:

1、語言服務行業的確在發生著巨大變化。

個體譯者逐漸變成了以具有一定規模的團隊為主導的語言服務行業。從每人各拿一本書,變成了動輒幾十萬字甚至千百萬字的巨大的翻譯工程;從學術類翻譯變成了技術性很強,強調首尾技術詞匯一致,規避語言個性的翻譯項目。后者顯然是主流,從事這類翻譯的譯者,當然需要自然語言處理技術,和可供團隊使用的翻譯工具,而目前的逐步趨于成熟的翻譯技術也當然是此類翻譯的從業者的必不可少的職業訓練內容。目前,很多參與MTI教育的高等院校也正是在這一方面,沿著產學研相結合的道路不斷嘗試著,發展著。

2、當然,我還想和各位朋友分享另外一個思考。

人文學科是人類知識的重要組成部分。從古典時期開始,歷經中世紀時期,再到現當代社會,人文學科領域的歷代學者以他們的經驗與智慧,給我們留下了寶貴而豐富的文化傳統,由于哲學、歷史學、文學、宗教學等領域的典籍,甚至這些領域近代學術著作的復雜性,翻譯技術一時恐怕無法派上實際用場,而也由于以人類經驗為基礎的人文學科知識,與現當代科學技術等應用性更強的科學知識相比,有其特殊的極其重要的文化價值,這部分前人留下來的寶貴遺產,依然需要我們更為細心地呵護,并原封不動地忠實地傳留給我們的后代。面對這部分傳統,我們需謹慎使用現有技術,以敬畏之心,最大限度地尊重其文本原貌。

三四年前,北大在MTI教育上做了一些大膽探索

說到這里,我想追溯一下前幾年發生在我們身邊的一段經歷。“博雅翻譯文化沙龍”的朋友們應該還清晰記得,三四年前,由于我們看到了全球語言服務市場向我們提出的挑戰,以及給我們提供的機遇,朋友們圍繞MTI教育做過很多討論,也嘗試著在產學研相結合的平臺上,做了一些大膽的探索。

其中之一就是在MTI框架下,建立“語言服務管理”這一專業方向,以盡力規避同質化培養的態度,迎合語言服務市場的需求,以期為日益發展著的大市場培養既有國際視野又有行業經驗,同時也具備雙語轉換能力的語言服務行業新型的職業經理人。北京大學MTI教育中心以極其審慎的態度,沿著這個思路和朋友們一道,做了數次系統的研討,之后,制定了培養方案,并在課程設置、教師力量整合、實習基地認定、學生就業指導等方面,做了認真的安排。值得慶幸的是,北大MTI教育中心已連續招收了三批在這個框架下接受培養的MTI碩士研究生。

擺正傳統與科技的關系,不一窩蜂,不一刀切,不刻意鼓吹技術至上

當然,這些細節如今已不那么重要。我想向大家表達的是:我們在著手準備語言服務管理方向教育之初,是恪守了對我們不很了解的語言服務產業及其市場,保持審慎甚至敬畏的態度。我曾跟周圍的朋友們說,這是實驗,因此不要急于跟進,我先做,錯了,小船好轉向,我自己承擔責任。

現在看起來,部分有條件的學校做這件事是可行的,今年北京師范大學外國語言文學學院,對外經貿大英語學院都在這一領域,根據自己的情況做著自己的事情。就整個過程而言,我們的嘗試是有益的。同理,在大數據時代,在翻譯技術蓬勃發展的今天,面對復雜的變革,我們參與翻譯教育的學者、專家、實業家,或許也應該冷靜地做出恰當的判斷。

我們或許也應當以或多或少的敬畏之心面對傳統,擺正前人傳統與當今科技潮流的關系,在探索過程中,不一窩蜂,不一刀切,不刻意鼓吹技術至上,不忽略或許難以替代的人文學科非技術式文本翻譯的傳承,以更為理性的態度面對大數據時代,面對我們還要走得很遠的人類文明之路,面對中國的語言服務產業,面對我們每天都在耗費心血和熱情的翻譯教育事業。這是我們的義務,同時也是我們這代人的義不容辭的責任。

以上是我的個人想法,請大家批評。謝謝。

    
    
    
    
    
    
ag亚游手机亚洲最佳平台-亚游会ag8_ag8.com